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3,好嘛,三个字她有两个不认识

发布:2020/7/10 10:50:12

加入书架

PART3

竟然是他!

宋儒儒一时间倒不知道这算是冤家路窄,还是天赐良机。看他的模样年纪比自己大不了一两岁,十之八九是替某个老先生上节目的,毕竟三百的通告费谁乐意接啊,她才不信他会是行业大牛!

她暗暗盘算着如何在节目中为难他,连女主持的说话声也听得断断续续,“……C大副教授……考古鉴定……”

编导戳了宋儒儒一下她才回神,原来女主持已经念到了她的名字。“今天我们还请到了微博第一占卜博主宋儒儒老师,与我们一起解读和探讨海昏侯墓中的《易经》典籍。”

宋儒儒收敛了那一脸的戾气,扬起嘴角,微笑着走上台。女主持起身与她握手,宋儒儒大方入座,目光死死盯着主持人左边的人,等着他与自己问好,然后还击他一个闭门羹,可那人平视着前方摄像机,竟然又一次无视了她!

和今天早上!一模!一样!

要不是摄像机闪烁的红灯提醒了她,宋儒儒大概能把主持台给掀了。

“宋老师,你在微博上的影响力可是非常大,今天你来我们节目,一定有很多粉丝等着看你吧。”女主持并没有察觉宋儒儒神色的变化,只顾着按照原定的计划念词。

宋儒儒收回目光,硬笑了一下,“看我,不会吧?可能我的粉丝更想看的应该是人生的奥秘和真理。”

女主持顺着题本继续,“我听说宋老师除了占卜外,也经常在微博上引用典籍,寓教于乐地科普古代先贤的哲学观点,那你个人最信奉哪条哲理呢?”

宋儒儒挑了下眉头,“《周易?象传》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是我突然有感而发的一句。”

“哦?”女主持疑惑地问,“不知宋老师有什么见解?”

宋儒儒将目光越过主持人,看向那个气定神闲的人,“所谓君子,以仁德立身天下,做人就应该有基本的礼仪道德,一起参加节目的嘉宾,彼此也应该有基本尊重和礼貌。”

这话显然并不在台词本上,女主持一时语塞,倒是被宋儒儒点名的人意识到她在说自己,侧过脸来看向她。看到宋儒儒的刹那,那双黑如曜石的眼眸闪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亮光映照在上面……也许是来自宋儒儒怒火的红光。

宋儒儒这个人素来睚眦必报,今天又是新仇加旧恨,一开始她只打算在节目中刁难他,如今却是要叫他无比难堪。

她主动站起身,向端坐着的他伸出手,“没人和我打招呼,我以为是我没有存在感呢,看来只能女士优先了。你好,我是宋儒儒……”她微微侧头去看他面前的名牌,打算抢先念出他的名字让他更加难以下台,然而这一眼却叫她如遭雷劈,白底黑字的名牌上写着三个字——

修颉颃

她张着嘴只念出一个字来,“修……”

好嘛,三个字她竟然有两个都不认识!

那两个字仿佛眼熟得很,却又偏偏想不起来。

宋儒儒整个人都懵了,余光隐隐看到摄像机的红点滴滴滴地不停闪烁,额角已经布满了细细的一层汗。

那个叫修颉颃的男人也站了起来,轻轻握住她的手,他的手指修长冰凉,而宋儒儒的掌心却如同火烧一般,如果他有那么一丁点的绅士风度,就该主动自我介绍替她解围,但是有今早的教训在前,宋儒儒已然发现此人是个超级无敌大直男。

果真,他耿直又认真地问:“你是不认识那两个字吗?”

“……”看吧,他不但不会救场,还会火上浇油。

最可气的是,他还不是故意为难,他是发自内心的!发自内心的无视她,发自内心地好奇她是不是不认识字!

“当然不是,修先生。”宋儒儒深吸一口气,收回自己颤抖的手,故作自然地把头发撩到耳后,然后优雅地坐下来,打算不动声色地翻过这一篇。

他收回手,挑眉看向她,素来平静的目光此刻却灼灼逼人,就连清逸的五官在明亮的灯光下都变得神采飞扬,“那你说我叫什么名字?”

=======

走出电视台,宋儒儒站在马路边,久久无法回神,就连节目是怎么结束的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家伙对海昏侯墓的典籍考证侃侃而谈,引得女主持连连惊叹,开场时的小插曲丝毫不影响他的情绪和发挥。

不,说到底还是不在乎!

唯一让宋儒儒感到欣慰的是,她并不是节目里唯一的受害者。因为接近尾声的时候,女主持对他崇拜不已,在题本外增加了一个问题问他,“如果你有机会回到古代的话,你最想去哪个朝代啊?”

他毫不犹豫地反问:“我为什么要去古代?”

女主持笑容凝滞,眨巴着天真的眼眸说:“就、就去看看你研究的这些文物啊……”

他用一种难以理解地神色看了女主持一眼,“我回到古代的话,那时候它们还不是文物,我不会研究的。”

宋儒儒手里拿着的一份文件,是下节目后,编导默默给她的嘉宾资料,她这才搞清楚那家伙是C大今年刚聘请的副教授,专攻考古和鉴定。她是前年毕业的,所以并不知道这号人物,看履历简介除了鉴定新出土的文物,他连国内外几大著名博物馆的藏品都提出真伪考辩,丝毫不考虑人家博物馆的颜面。

这家伙真是……耿直癌啊!

没错!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虽然羞耻,但也无计可施,宋儒儒只能拿出手机拍下资料上的名字检索。《诗经?邶风?燕燕》:燕燕于飞,颉之颃之。颉颃,鸟儿上下翱翔的意思。

这篇文章宋儒儒是看过的,所以她才会觉得眼熟,颉之颃之的时候她认得出,两个字合在一起放在名字里她就一时懵住了。

宋儒儒一天之内,遇到修颉颃两次,两次都因为他翻车,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理由:

她、一、定、是、撞、邪、了!

可这邪偏偏住在她对面,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

结束后,修颉颃走得比宋儒儒晚一些,因为女主持对这位满腹经纶又长相出众的专家贼心不死,缠着他又问:“修老师,你每天研究这些很枯燥吧,平时有什么其他娱乐吗?”

修颉颃穿上外套向外走,言简意赅地回答女主持,“不懂的人才会觉得枯燥,所以我不枯燥。”

他追出录影棚去找宋儒儒的时候,她早已不见了踪影。

忽地背后有人拍了他一下,修颉颃一回头,就看到了身后的边尧,“你怎么来台里了?”

“参加一个节目。”修颉颃回答,“你下班了?”

“恩,刚结束。”边尧一把揽住修颉颃的肩膀,“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吧,你上周末都没回家,妈今早还念叨你呢。”

修颉颃淡淡地说:“因为有些事必须得在公寓那边弄。”

“哎,对了!”边尧领着他往停车场走,突然想到了什么,“你那天让我给你弄的石狮子,究竟是干嘛用的?”

说到石狮子,修颉颃就想到了宋儒儒,想到在节目中看到她的瞬间,她穿着和早上差不多的衣服,头发也是一样乱翘着,那双眼睛也是一样的明亮,像是盛夏热辣的骄阳。啊,有一处是不同的,她小而饱满的嘴唇上涂了一层红红的东西,早上还是粉色的,刚才却是草莓的颜色。

见他和自己说着话就走神了,边尧是再了解修颉颃不过的,走神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所以倒也不气,只是见他兀自笑起来,像是遇到什么好事似的。

“怎么啦?”边尧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你上节目遇到美女了不成?”

修颉颃停下脚步,极认真地想了一下才回答:“恩,确实挺好看的。”

边尧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修颉颃说这样的话,大部分的时候,修大师的眼里可是目空一切的。“你心动了?”

“目前没有。”修颉颃诚实地说,停了一下又改口,“可能有一点。”

边尧知道他的行事作风,颇为忧心地问:“人家认识你吗?你该不会在路上看到一个人走过去就心动了吧。”

说到这里,修颉颃平淡的脸上泛起些许的失落,“我想让她知道我的名字,但她不知道却又不问我,好像还很生气的样子。”

边尧很难从只言片语中理解完整的故事,但感觉挺复杂的样子。“那你还能找到她吗?”

修颉颃的目光一亮,拍了拍边尧的肩膀,“我不和你吃饭了,先回家了。”说完转身就走,不给边尧拉住他的机会。

边尧怔怔地看着修颉颃略显匆匆的背影,不知所以。难道公寓里多了什么宝贝吗?饭都不吃地赶回去,还要弄俩石狮子守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