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10,你知道薛定谔的猫吗?

发布:2020/7/10 10:50:12

加入书架

PART10

鉴定陷入了死局,理论上修颉颃应该当即离开,姬**却拉住他不放,说什么来都来了,一定要在八卦村住一夜再走。

姬师傅不明所以,“哎,**,大不了咱们重新请一个专家来,我听说现在专家多了去了!”

“你懂什么!”姬**呵斥了他,“修专家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鉴定专家,他说的话没有人敢反驳,而且他就敲了一下连上个月做的都能听出来,这叫什么,这叫奇才!这种奇才到了咱们村,能那么容易让他走?!”

“那你留他做什么,中殿都要没了……”姬师傅很伤心,他的大殿有点寂寞呢!

姬**是近几年八卦村产业改革的带头人,眼光素来犀利独到,“他比咱们懂行,我们留下他,总能学到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学什么都是好的,学什么都不吃亏!”

“那明天怎么安排呢?”姬师傅听**的话,反正跟着**有肉吃。

“先带他们去酒店住下,开最好的总统套房,明天带他们去玩!咱们村什么项目好,就玩什么!”姬**大手一挥,八卦村从不缺钱,就缺文化人!

======

宋儒儒本以为自己当晚就能摆脱修颉颃,却没想到竟然和他一起被打包送进了总统套房。客房经理一路送他们进来,“这总统套房是我们八卦村最好的,姬**说你们贵客,所以什么都要最好的!”

尽管这套房一共有四个卧房,宋儒儒也不想和他待在一个大门里,但碍于师生情面,她装模作样地掐指算了算,然后一拍大腿,“哎呀!这房子朝东,东方属木,我五行属土,木克土,我不适合住这里还是给我换一间吧!”

客房经理到底是交际场的老手,熟练又淡定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叠成三角的黄纸符,递给宋儒儒,“这是咱们文王庙的平安符,只要带上这个符,住哪都不怕!”

“……”宋儒儒愣住了,她怎么就忘了八卦村就牛逼的地方就是自己动手做道具呢!

其实和她一起来八卦村修颉颃就已经很满足了,如今还能靠得这么近,当然是喜不自胜,他浅笑着说:“你不是最信这些嘛,这下可以放心了,要不你给自己也做个小人?”

宋儒儒是信命理不错,可她那是严谨的易学和玄学,就算她偶尔做个小人,但文王庙连八卦镜都是造假的,她怎么还信它的平安符!

经理离开后,宋儒儒坐在客厅沙发上把玩那个黄纸符,客厅的装修也很符合八卦村财大气粗的风格,水晶灯自是不必说,一应的家具陈设必须是欧洲宫廷风,家庭影院放中间,音响四面八方各一个,达到真正的立体声环绕。落地窗视野开阔,八卦村虽然旅游业发达,但到了夜晚依旧恢复了乡村的静谧,只有中心的商业区霓虹斑斓,远山湖泊都融在夜色中,东南西北的四座庙里亮着长明灯的烛火,在山色中染出暖色的光晕。

宋儒儒叹了口气,这么远远看去倒也像是深山古刹,可那里面的装饰和规划也太可怕了,别说学术指导了,她连理解都做不到,还怎么做指导方案。不仅修颉颃的经费打水漂,她的这笔经费只怕也没那么容易赚。

修颉颃收拾好行李走出自己的卧房,就见宋儒儒静靠在窗边,水晶灯刺眼的暖光下,她在玻璃上投下清晰的影像,眉眼不似往日那般机灵精神,多了几分他从未见过的烦忧。

很多时候他觉得宋儒儒比自己聪明,也比自己有活力,她给他许多惊喜与意外,她出其不意的行为总会让他原本单一封闭的生活变得有趣起来,这个世界在很早以前就让他觉得没什么可期待的,也没什么可在意的,遇到她以后,他就觉得岁月犹可期。

期待与她见面,期待与她说话,期待自己能做什么让她开心的事,尽管她看到自己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吃惊。

唔,连她吃惊时微微睁大的眼,他都很期待。

修颉颃转身折回房里,拿起手机,把刚买好的明天午后的高铁票退了。他再出来的时候,宋儒儒已经回房了。另外三个房间的门都关着,他也不知道宋儒儒究竟住进了哪一间。

通过快递要手机号失败后,修颉颃的战绩就成了失败率100%,也就没那么自信了,决定向边尧求助。

他发了一条微信问边尧:如果你喜欢的人和你同住在一个酒店,就在隔壁,你会怎么做?

没三秒,边尧就回复了:敲门啊!去聊天,聊人生聊理想,再买点酒边喝边聊,聊着聊着气氛够了就表白,对方羞涩了就强吻啊!

修颉颃对边尧素来信任,放下手机就行动。他这个人虽然除了学术对什么都不怎么在意,但只要是他在意的事,他就会用全部的认真是应对。

因为不知道宋儒儒住哪间,所以他从自己隔壁的第一间敲起。

“咚咚咚,宋儒儒,我们聊聊人生理想吧。”

没有回应。

修颉颃走向下一间继续。

“咚咚咚,宋儒儒,我们聊聊人生理想吧。”

依旧没有回应。

这下修颉颃断定,肯定是最后一间了。

“咚咚咚,宋儒儒,我们聊聊人生理想吧。”

一秒、两秒、三秒……

寂静无声。

修颉颃拿起手机,发信息给边尧:你知道薛定谔的猫吗?

边尧:???

=======

第二天一早,姬师傅就开着他的卡宴来接修颉颃和宋儒儒了,按照姬**指示先把他们俩带到了八卦村的水上游乐中心。

水上游乐中心建在八卦村中心的八卦湖上,湖面宽阔,水质清澈,一个区域划分为垂钓区,另一个区域划分为水上游乐中心,游乐中心里又分儿童游乐场和水上摩托区,好不热闹。

“今天不去文王庙吗?”修颉颃问姬师傅。

“不去不去,**让我陪你们休息一下。”姬师傅解释道。

“啊……”修颉颃想了一下,问他,“那你能把我送回酒店吗,我还有一本书没看完。”因为去陕西一个多月,他有一本东晋门阀制度的书一直没看完,既然不去文王庙,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姬师傅的任务本就是留住修颉颃,想来在游乐中心也是留,回酒店也是留,便点头同意了。“那宋博士呢?”

宋儒儒对八卦村的审美品位相当的不了解,正好想趁这个机会多多接触,“我不回去,我在这里看看环境,构思一下方案。”

“那修专家,我把宋博士送进去,然后我再送你回去。”姬师傅领着宋儒儒就往游乐中心走。

被遗弃的修颉颃心中一空,急忙叫住他们,“那、那我也不回去了。”

宋儒儒仰头看向他,字正腔圆地提醒他:“修老师,你不是说要去看书吗?”

“我……”修颉颃从不会说假话,思来想去也只能老实说,“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一旁的姬师傅眨了眨眼,仿佛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心中一阵小鹿乱撞般的欢腾,哎呀哎呀,这个事可得赶紧告诉**呀!

宋儒儒咬牙切齿,抬手朝着湖面一指,“好!那我要去坐鸭子船!”

鸭子船是湖上给游客踩的脚踏船,不过这一类卡通造型的小船大多是家长带着孩子玩的,宋儒儒故意说要坐鸭子船,就是想让修颉颃赶紧打道回府。哪知他很开心地坐进去,任凭长手长脚在狭小的船舱里挤得无处安放,还不忘热情地招呼宋儒儒快来。

宋儒儒被姬师傅推上船,和他并排坐着,他绅士地说:“我来踩,你看风景就好。”

“那你辛苦了。”她礼节性地客气了一句。

修颉颃大方地摆摆手,“没事,主要你腿短,踩不快。”

“……”

宋儒儒真的很想把温惜按进八卦湖中央涮一涮,然后问问她,这、特、么、是、喜、欢?!

=====

修颉颃说话从不掺假,他的大长腿踩起来倒是真的很快,不一会就把船踩到了湖中央。湖中央有一只硕大的绿色充气乌龟,有多大呢,就是当修颉颃把船踩到乌龟身后的时候,黄澄澄、圆溜溜的鸭子船就像这只乌龟下的蛋。

坐在蛋里的宋儒儒想不通,为什么要在湖中央做一只充气乌龟?

可更让她想不通的是,无数的游客纷纷将船划到乌龟身旁,然后兴高采烈地合照留念。

修颉颃看出她的崩溃,淡淡地笑起来,“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宋儒儒黑着脸掏出手机佯装要拍他,“那我也给你和乌龟合个照?”

修颉颃停下了脚上的动作,让船轻轻荡在乌龟身侧,他侧目看去,黑亮的眼瞳里映着湖面的粼粼波光,平淡的语调里带着一丝惬意,“其实你没有必要觉得那么为难,只是方式不同罢了,民间文化本来就不需要和传统文化一样高雅而有内涵,比如寿星代表了长寿平安,那么乌龟一样可以代表长寿平安啊,并没有谁比谁高雅,也并没有谁比谁愚昧。”

宋儒儒万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在她眼中修颉颃应该比自己更加不接地气的人,他缥缈得像个只喝无根之水的仙人,说着人类听不懂的话,做着人类不理解的事。

“你去过敦煌莫高窟吗?那里面的佛像还有壁画你都看懂了吗?可是文王庙每一个神像你都能看懂啊,也许传统文化有它的历史和艺术价值,但是民间文化也有它的社会价值,这个价值就是让民众不感到自卑,反感到安慰,他们走进近大殿拜一下,就可以得到全宇宙神佛的庇佑,这有什么不好呢?”

“文化本身的意义是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那么无论用什么方式,只要八卦村的人觉得他们的精神世界是满足的,那就正确的。你看那些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早已消失在我们的世界里,一代代不断繁衍发展的却是这些民间文化。而且……”

他转过脸来看向她,深邃的眉眼里闪着瀚若星辰的光芒,“也正是因为有这只大乌龟,你才会给我拍照啊。”

他抬起右手,修长漂亮的手指在脸旁比划了一个V,然后扬起嘴角,笑得像初夏的阳光一样灿烂得那么刚刚好。

宋儒儒指尖和心头一齐颤动,按下了快门。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