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5,见到你,真高兴

发布:2020/7/10 10:50:12

加入书架

PART5

C市的春天来得急促,上个月还冷得要裹羽绒服,到了四月中下旬,赶上晴天的中午,马路上已经有人穿短袖了。

温惜作为时尚圈一步千金的超模,不但得站在时尚的前沿,还得站在季节的前沿,就连到宋儒儒家,都穿着一件紧身短打加一条小皮裤凹造型,露出两米的大长腿。

宋儒儒承认出太阳的正午确实挺热,但是昨天半夜就下起了雨,到了早上也没停,气温骤降,空气里都是寒凉萧瑟之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冷了,温惜竟然嚎啕一声哭了起来。

一般能让温惜郁闷的事没几件,要么是和男友穆杨吵架了,要么是广告代言被抢了,再不然就是追的言情小说男主领盒饭了。

“儒儒,我要留级了!”

啊???

宋儒儒这想起来了,平日光看着温惜日进斗金,忘了她才21岁,大学还没毕业呢。

温惜哭唧唧地坐在宋儒儒的沙发上,一边哭一边还不忘从茶几柜里掏出薯片来吃。“我上个月不是去拍广告了嘛,有一门古琴选修课就没去上,教授直接把我挂了,要是这期末没把学分补回来,我就得留级了。”

温惜大一那年就在T台一举成名,这两年参加时装周,接代言,拍广告,几乎是满世界飞,课程嘛自然也是以不留级为底线,能少上就少上,反正到了期末也是经纪公司给她找一堆老师恶补,总也不会挂科的。况且温惜上的本来就是音乐学院,教授们对学生也宽松得很,尤其是像温惜这样人美又讨喜的,男教授女教授都对她特别照顾。

“你没找教授商量?”宋儒儒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就着薯片喝。

“她不见我。”温惜喝一口热茶,才暖和起来,“只带话和我说什么古琴演奏不是临时抱佛脚就能解决的,直接不让我参加期中期末考了。你说我这学期好好的选什么古琴啊!”

“那是……你好好的选什么古琴啊。”说起来宋儒儒都不敢相信,整日里风风火火的温惜竟然是古乐器专业的,那些古朴高雅的乐器一点都不符合她张扬又泼辣性格。“你当初就该报考摇滚专业,这学期再选修个电音吉他,别说留级了,年级第一可能都是你!”

温惜撇撇嘴,“阮教授是去年刚来的,我人都没见过,光听说她人还不错,我才选的,哪知道这么严格。”她说着抓住宋儒儒的手臂上下摇晃,“你快帮我算算,我会不会真的留级啊?穆扬叫我留级狗,我和他打了一架才出门的!”

宋儒儒嘿嘿一笑,眼睛亮闪闪的,“那你等会哈,我今天得先查个分。”

温惜一愣,想起了什么,又哭了起来,“我都要留级了,你竟然还要查博士分数!难道是天妒红颜!”

=======

温惜说得没错,今天是C大博士招生公布复试结果的日子。去年年末,勤勤恳恳工作了一年多的宋儒儒终于用所有积蓄首付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拿到房产证那天她就去报考了博士。

虽然眼下工作顺利,但考上博士的话,职业前景和发展空间肯定更大。尤其是给她带来巨额灰色收入的“走穴”,一个钻研古代哲学的博士说出来的话总是更加令人信服,总结一下,就是她宋儒儒是一个非常有职业道德与自我要求的半仙。

宋儒儒是她那一届毕业的研究生中最优秀的,毕业当年她的导师就劝她继续深造,但她慎重考虑后还是决定先工作两年,所以今年如果能考上,一切再顺当不过了。

打开查分网站,输入准考证号和密码,按下确认前,宋儒儒犹豫了。

温惜抹了眼泪,倒比她还急,催促道:“快按啊。”

“等等。”宋儒儒放下鼠标站起身,从书架上拿过一只签筒,摇了摇,一支签掉落在地,她闭着眼捡起来,深吸一口气,才睁眼看去。

上上签!

她满意地把签放回签筒,这才悠哉地坐回书桌前,点下了电脑屏幕上的确认键。

宋儒儒大名赫然出现在页面上。

意料之中的感觉让宋儒儒飘飘欲仙,人生再没有比这更美好、更叫人安心的感觉了。

温惜在旁边斜着眼看她,“哎,儒儒,你还真爱岗敬业,做什么事前都要算一算啊?”

宋儒儒很难和她解释这种感觉,索性不回答。眼下差不多是出门上班的时间了,但考虑到哭哭啼啼的温惜,她打了个电话给苏叶请假,说自己要去一趟C大,和新导师交流一下她的博士研究计划。

苏叶听说宋儒儒真的考上了博士,欢喜得不行,已经开始计算要如何利用宋儒儒的高学历再给杂志镀一层金,当即点头,还约了宋儒儒给她办升学酒!

关电脑前,宋儒儒顺着名单翻看了一下,微微蹙眉,这下还真要去学校了。

“温惜,我去趟学校,你在家等我。”

温惜骤然被抛弃,抓着她不撒手,“怎么连你都抛弃我!”

“我很快就回来,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宋儒儒哄她,“你不是最喜欢吃C大后门那家豆腐皮包子。”

想到豆腐皮包子,温惜才把手松开。

因为天冷,宋儒儒加了一件薄外套才出门,门一开目光很自然地就看到了对面,依旧是大门紧闭。

温惜扒在门框上也看向对门,“你克星真的不见啦?”

宋儒儒耸了耸肩,不置可否。满打满算,她只在上个月见过他一天,而此后一个多月的寂静有时会让她怀疑那天也许是一场幻觉。

温惜惋惜地说:“我还想一睹真容呢,竟然没有这个缘分,到底是我和这尘世羁绊太少了……”

宋儒儒叹了口气,“你知道你什么留级吗?因为你本来就没空上课,还把空闲时间都用来看小说了!”

“我不看小说也成不了学霸,读书这种事,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九十分靠智力。”温惜说着甩了一下刚做的灰紫色卷发,一双丹凤眼顾盼生辉,再加上璀璨夺目的笑容,美得坦然又嚣张。

这观点宋儒儒倒是认同的,“你能长成这样,说明你还在胚胎的时候就把营养全都分给外貌了。”

=====

从宋儒儒住的地方坐地铁到C大很方便,大半个钟头就已经到办公室门口了。宋儒儒的新导师边立心教授是C大古代哲学专业的领头人,也是国内古哲专业的泰斗。她报考的方向是她研究生时的导师金教授和边教授合带的传统哲学与现代化,可她刚才看导师名单,发现金教授单独分出去带了另一个方向,所以决定来问问情况。

宋儒儒此前见过边教授几次,倒也不陌生,她敲了敲门,边教授的稳重低沉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请进。”

她推门走进去,礼貌地问好,“边老师好。”

边教授看见她倒也不意外,放下手里正在看的一本书,笑着说:“恭喜你啊,我刚看到名单。”

“以后还请边老师多指导。”宋儒儒诚恳地说道,能考上边教授的博士是极其光荣的,她对边教授也是特别敬仰与崇拜的。

边教授看她神色似乎有话要说,便主动问:“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既然边教授都问了,她也就开门见山直说了,“我刚才看了名单,金老师不和您一起带学生了吗?”

“是这样的。”边教授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去年出招生简章的时候,拟定的是我和金老师一起带传统哲学与现代化,但你也知道金老师突然对书法有了兴趣,就和研究书法的历史系老师合带另一个方向了,所以你的研究方向目前就剩下我一个老师了。”

“哦,原来如此。”宋儒儒点点头,其实倒也是无妨的,且不说有边教授一人指导她绰绰有余,就算学业上真遇到难题,请教金教授也不是难事。

她目光一瞥,看见边教授办公桌旁边的另一张桌子腾空了,那里原本是考古系一个副教授的位置。“李老师呢?”

边教授抬手比划了一个大肚子的姿势,“好不容易怀孕,回家安胎了,估计这两年都不带学生了。”

李副教授在她还在读研的时候就和边教授一起合带中国思想与文物鉴定的研究生,要是李副教授不带学生了,倒也不知道那些还没毕业的研究生该怎么办。

她正想着,办公室的门被人轻叩了两声。宋儒儒本就没什么大事,想问的也都问清楚了,既然还有人要见边教授,她便起身告辞。侧身拿包的时候,就听见办公室门开的声音,然后是边教授热情的招呼声,“来啦。”

来者没有答话,大概是开了门的缘故,走廊上的风一下吹进来,一阵凉意轻拂过她后颈零星的碎发。宋儒儒转过身来,只觉得那萧瑟寒凉的春雨仿佛跟着风一起吹进来似的,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边教授热络地介绍:“儒儒,这是学校今年刚聘请的修老师,他和我一起带原本和李老师的研究生。颉颃,这是我今年刚招的博士,宋儒儒。”

许久不曾听过的声音,再响起的时候却异样的熟悉,声色飘逸空灵又低沉深远。

他说:“我们认识的。”

边教授一听,有几分惊讶,“哦?那倒挺有缘的。”

宋儒儒急忙划清界限,“我们就见过一次……”

“不只一次。”他用对待鉴定的严谨态度阐述:“我们在上个月五号见过三次。”他轻轻扬起嘴角,淡泊又隽永的神情也变得柔润温暖起来。

好久不见,见到你,真高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