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8,你睡觉的样子很好看

发布:2020/7/10 10:50:12

加入书架

PART8

宋儒儒有句话说的好,人算不如天算,尽管她卯足了劲躲修颉颃,却也躲不过命运的安排。

作为准博士,边教授不拿她当外人,在读学生十天一次的导师例课也都通知宋儒儒,让她提前听课,融入集体。宋儒儒前面两届的博士,一个师兄年过四十,一门心思研究汉代儒学二十多年,整个人都散发出学渣勿近的气息。另一个师姐已婚,孩子三岁,经营一家花道会所,研究的方向也是花道与哲学。他们都是边教授独带的学生,宋儒儒因为金教授撂摊子,只剩下边教授一个导师,所以她是师门里唯一研究传统哲学与现代化的。

课上到一半,边教授来了个电话,趁他出门接电话的时候,师姐邀请宋儒儒去她的花道会所学学插花。“特别适合年轻姑娘,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结婚的提高生活品质,未婚的提高自身魅力。”

宋儒儒看了一眼课程价格,眼前一亮,“学姐,你这个会所里是不是特别多阔太太啊?”

“哎哟,你怎么知道的,我的会所都是有品味的人才来。”师姐一脸的自豪,“也可能你来了我那儿也嫁给富二代了呢!”

宋儒儒嘿嘿一笑,搓着手说:“那你租个位置给我吧,每周一次我去你那里摆个摊,专算婆媳斗法、丈夫外遇、重金求子。”她想想都要流口水,一屋子闲得去插花的富太太,简直是满地黄金等着她去捡啊,那些十八线小明星每次算完还砍价,宋半仙早就不乐意伺候了。

师姐倒有商业头脑,笑眯眯地说:“我也不要你的租金,你去的时候拍照发个微博,替我的会所宣传一下就行。”

和爽快人打交道就是舒服,宋儒儒当即和师姐拍掌,确定了这个双赢的计划。

一旁的师兄哼了一声,颇为不屑,“君子岂可唯利是图。”

师姐白了他一眼,“你就好好做你的空谷幽兰,别沾染咱们的浊气哈。”

师兄当即拍案而起,“道德本就是自我修养,真的君子便是无论旁人知晓与否,都要秉承自己的追求……”

“哼。”师姐哼了一声,“道德是什么?道德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你管得着别人吗?”

“你你你……”师兄气得脸色发白,一连串的你还没说完,边教授推门进来了,他目光一扫落在了宋儒儒身上,露出惯常的热情微笑。

这个笑容让宋儒儒有点想先抽支签,再决定要不要回应,但此时此刻条件不允许她这么做,只能被动地接受点名。

“儒儒啊。”边教授的双眼闪烁着期待的光芒,“B市附属的乡镇里有个八卦村,早些年盖了一座文王庙,今年想要翻新,找我给他们做一些学术指导,咱们这儿就属你对周易研究最多,所以这个项目我打算让你负责!”

研究生和博士的日常就是跟着导师接项目,宋儒儒读研的时候也跟着金教授走南跑北,但听边教授的口气,似乎他是不参与的,要让宋儒儒一个人扛。博士嘛,扛个项目也是应该的,可她总觉得边教授的笑容里藏着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

倒是师兄仿佛有过亲身经历,一听八卦村三个字,眼睛都圆了,“又是那个村!上次他们建个孔庙,大殿竟然叫学神殿,里面的孔子像穿着五彩华服,挂的匾额是‘孔子学霸’,上联‘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下联‘捐一百多一分准上’!”

“……”宋儒儒瞬间就明白那笑容里的含义了。

边教授没理睬大弟子,拍拍宋儒儒的肩膀鼓励,“人生嘛,为了自己想做的事,总得先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八卦村虽然普遍文化程度不高,但村民收入相当可观,所以项目的金额呢……”

师姐在桌下踢了师兄一脚,小声耳语:“哎,你怎么不据理力争了?”

师兄像个二踢脚,一点就跳,跳了就炸,“君子岂可唯利是图!”

边教授深吸一口气,踱步走到师兄面前,收起笑容的脸不怒自威,师兄暗暗打了个哆嗦,“老师……”

“你现在坐的椅子,用的桌子,咱们上课的电脑、投影仪,通通都要靠我们自己赚经费,还有你去年建儒学典籍资料库的费用,收集资料去**考察的费用,还有你采购的那些绝版书,你以为你去一趟八卦村就够了吗?何况你去了一天就跑回来!你以为那些钱都是君子给你的吗?不!都是你的师妹师弟接项目给你换来的!”边教授一连串直击心灵的叩问,师兄已经慌如抖筛了。

搞定了迂腐的大弟子,边教授又换回了慈眉善目的标配表情,“儒儒,咱们门下学期的研究经费,就都靠你啦!”

大学里各个专业自筹经费是常态,要是换做建筑专业、鉴定专业,经费早就赚得钵满盆满,像哲学这类纯理论专业,素来是学校里的穷专业,因为很难接到能赚钱项目,难得有机会肯定不能错过。

宋儒儒豪情万丈地拍拍**,论忽悠,宋儒儒是一把好手,论赚钱,更是不甘落后,尤其是用忽悠的方式赚钱,那可是首当其冲第一人。

=======

去八卦村,得先坐高铁去B市,然后再转汽车。宋儒儒凑了一个周末,又请了几天假,买了票就出发了。高铁是宋儒儒最爱的睡觉地点,过了安检先去吃一顿麦当劳,然后上车定个闹钟,一条长披肩从肩盖到腿,一分钟必睡。

到B市的高铁要两个半小时,约莫两个多小时的时候,宋儒儒在麦当劳喝的大杯可乐已经消化了,即便睡得正香也不得不迫于生理需要而醒来,她揉揉眼,礼貌地对坐在走道一侧的人打招呼,“不好意思,让一下。”

“好。”那声音清清冷冷的,然后站起身来,宋儒儒弯着腰,只觉得那人的腿都快到她胸口了。

又是一个长这么高的,吃饭不花钱啊!。

这个念头一起,宋儒儒愣了一下,为什么要说又?

再回想一下刚才那声空灵的应答,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压顶而来,理智告诉她不可能,可直觉却又催促着她抬头看去。

事实证明,作为一个靠直觉谋生的半仙,理智判断都是不准的。那张再熟悉不过,再想躲避不过的脸,此刻近在咫尺。她仿佛能听到虚空之上来自老天爷的嘲笑:呵呵,都和你说了人算不如天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宋儒儒记得自己六岁那年,沿着一条无人的路向前跑,前方的亮光是那么远,她一直跑,一直跑,眼前什么都是摇晃又模糊的,只能看到那暖色的光亮一点点近了,可是呢?等她跑到尽头的时候,才知道从一开始就是错的,错误的方向决定了无论她跑多远都不是对的路。

修颉颃也是如此,打从一开始就错的,她不应该买那个房子,不应该挂上八卦镜,不该在节目上挑衅他,只是错误一旦开始,无论她怎么躲都躲不开。

虽然不喜欢他这个人,但尊师重道还是要的,宋儒儒强迫自己主动打招呼,“修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修颉颃浅笑了一下,“我也要去八卦村啊。”

“你去八卦村干嘛?”根据师兄的描述,八卦村俨然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风格,不会有什么文物需要鉴定的。

他耸耸肩,“他们村说昨天在文王庙前面空地挖出了一面青铜八卦镜,需要找人鉴定年代。”

杀鸡焉用牛刀,这么个东西至于要劳动修颉颃跑一趟?宋儒儒眯了眯眼,“边老师给你安排的?鉴定的费用呢?”

“嗯。”他点点头,“我们不是合带研究生吗,所以费用都归入专业经费。”

“啧啧……”她暗暗咋舌,边教授看着热情真诚,为了筹经费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难怪相比其他理论专业,他们古代哲学专业竟然是最富有的。

宋儒儒盘算了一下,两人任务不同并没多少交集,修颉颃鉴定要比她的学术指导快得多,估计今天去明天就能回,况且两人保持着师生距离,躲不过还能怎样。她可不认同温惜的猜测,她睚眦必报又市侩俗气的性格显然不符合修颉颃清雅脱俗的追求嘛。

=======

等宋儒儒从厕所回来,高铁已经驶入了B市附属的乡镇地界。宋儒儒为了避免与他目光交汇,入座后一直看向窗外。可即便如此,修颉颃的目光还是一直盯着她的后脑勺,看得她汗毛直立,约莫五分钟之久,她实在按捺不住了,转头看向他,凶巴巴地说:“修老师,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我看?”

修颉颃一愣,目光里竟然几分钦佩,“你睡觉的时候也能知道我在看你?”

“???”宋儒儒懵了,敢情你还看了一路?

他稍稍害羞地低下头,“因为你睡着的样子很好看,我才看的……”

“咳咳咳……”宋儒儒尴尬地终结了这个话题,“我是说现在……不要一直看我的后脑勺。”

“啊……”修颉颃摇头解释“我现在没在看你,我在看外面。”

宋儒儒的暴脾气一遇到修颉颃就能点燃,但所有的拳头又都软软打在棉花上,不得劲啊!她呵呵一笑,“那是外面好看?”

“也不是。”他目光淡淡地看向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就连神色也变得冷漠,平日里他只是神色淡然、目空一切,倒也没有这般疏离冷漠过,“只是我十七岁以前都是在B市生活的。”

既然是从小长大的故乡,宋儒儒就更加不明白他的冷漠了,但她没有发问,因为她自己也曾在B市生活过,只是六岁就离开了,再也没回来过,B市留给她的记忆很少,她也并不想与修颉颃有什么共同话题,所以选择了沉默。

高铁很快就到站了,宋儒儒站起来拿行李,还没踮起脚,只觉得后背忽地一热,她微微抬头,只见他修长的手臂高高越过她的头顶,沉香清雅的香气就窜入鼻腔,那么一秒,好像呼吸都停止了。

她的行李箱被轻松拿下,他的胸膛离开她的后背,那灼人的热一下散去,宋儒儒一口气才喘了上来。

个子高……也还是有点用的。

“谢谢。”她伸手去拿箱子,修颉颃却没松手,很自然地推着她的箱子往前走。宋儒儒想,看来这人只是耿直癌,倒也不是没礼貌。

出发前宋儒儒就做好了攻略,拿着手机导航指路,“出了站向东过马路就是长途客运站,那里有汽车去八卦村的。”

腿长走在前面的修颉颃突然停下了脚步,抬手指向出站口说:“我们可能不用自己坐汽车了。”

宋儒儒顺势看去,只见一幅巨大的黄色横幅悬在出站口空中,上面写着粗壮有力的一行红字:

八卦村村民喜迎修专家、宋博士莅临指导!啪啪!啪啪啪!

唔,结尾还特意模拟了鼓掌欢迎的音效,很走心啊。

宋儒儒想,师兄待一天就跑了,也许并不是他矫情。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