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1章 骤雨落、宿命敲(一)

发布:2020/7/10 10:50:14

加入书架

1、

二月初二龙抬头,是个适宜嫁娶的好日子。

傍晚时分,天边起了大片气势磅礴的晚霞,司机将车缓缓停在永盛集团总部大楼前面,后座上陈正霆睁开眼,隔着车窗一眼望见裴知站在公司门口高高的台阶上,正是一个男人最有精力的三十多岁年纪,高大挺拔的身姿、周身气势稳稳压住了身后天边晚霞的凄艳。

这个能在二十七岁就从他手里接下永盛集团的外孙,当真是出彩至极的。

展家那个混世魔王也在,正对裴知说着什么,上蹿下跳的,像只猴子。

陈正霆想起昨晚他们那帮老友聚会,展老说起这个宝贝孙子,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C市第一大状都说出口了--呵呵,在他陈正霆的外孙面前,谁敢自称C市第一?

只是……昨晚说起儿孙辈如今能人辈出,提到他家裴知,有位建筑届耆老指着他哈哈大笑说:“正霆那个外孙,你们知道外面都管他叫什么吗--永盛雷神!”

雷神,脾气暴躁的意思啊……陈正霆心里叹气,裴知再有能力也好、从小到大都是个不讨喜的孩子。

由此想到另一个从小到大都非常讨他喜爱的孩子,陈正霆又打心眼里泛出一股慈爱,振作精神、亲自推开车门下车去接裴知。

“你就同意吧!就当给梁氏集团一个面子,”台阶之上,展曜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业界响当当的流氓律师,在铁血裴知面前却一点手段都耍不成,快气吐血了:“一百万赔偿金,不少了!”

“那这样,”裴知终于开口了,“我出两百万,你叫他道歉的时候跪着说。”

“我去你……”展曜气疯了,“梁氏集团缺钱吗?!”

裴知冷冷看向好友,“我们永盛缺钱?”

“啊啊啊啊我不干了!”展曜抓着头发、开始破罐子破摔地嚷嚷:“你根本就不讲道理!别人敬你一寸你至少还个……”

“我看你也是趁早别干了,”裴知不耐烦地打断他,“明天叫你们事务所过来解约。”

“……”展曜傻眼了。

多大点事啊?这么小一个知识产权案子,至于吗?

鸿威律师事务所虽然是展家创办的,但还有其他股东呢,他展曜今天要是弄丢了永盛集团这个超级大客户,明天就会被股东们踢出去,然后回家被他爸乱刀砍死。

“你……”展曜扁嘴、委委屈屈又不敢置信地看着裴知,“我在你心里、还不如你分公司一个程序员重要?他只是被抄袭而已,你要砸的可是我的饭碗!”

裴知面无表情地用力抬手,将衣袖从哭哭啼啼的展大律师手里抽出来,“你他妈再叽叽歪歪,我先跟你绝交、再砸你饭碗!”

“……”展曜除了爆粗口以外、无话可说了,为了以防自己嘴贱被雷神当场一巴掌劈死,他悲愤地用双手紧紧捂住了嘴巴,瞪大一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发出无言控诉。

裴知你这个残忍嗜血、毫无人情味的暴君!暴君!

“裴知。”陈正霆在旁听了个大概,这时才走上前来,“小展也在啊,正好,一起过去吧。”

“哟!陈老!您这是亲自来接裴知啊?”展曜吃了一大惊,这是什么科幻剧情,难道裴知历下不世奇功--裴知把永盛集团的Logo竖到月球上去了?

还是……展曜眼珠子转了转,幸灾乐祸地看向裴知:“咱们家小良,是不是又惹了什么麻烦啦?”

裴知警告地看了展曜一眼,眼神里写着“闭上你的狗嘴”。

可陈正霆被道破了来意,索性顺着把话说开了:“我叫人去机场接小良了。”他皱眉看着裴知,“他那么久没回来,天大的事情都过几天再说,今天晚上,不许你动他一根手指头!”

最后一句,陈正霆运足了气、把话放得重重的。

可是裴知仿佛没听到,神色冷冷的,既不点头、也不说好。

晚霞落幕后、天色昏暗里,裴知黑色大衣上猩红色嵌边硬挺深刻、双排的金色纽扣一闪一闪刺着陈正霆的眼睛,而那张酷似其父的英俊脸庞,更是令陈正霆心里的刺扎到深处,老人顿时有些气急败坏地提高声音:“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裴知淡淡地说,转头看向展曜,“你开你车过去,今晚车钥匙留给我。”

“啊?”展曜看好戏看得津津有味呢,楞了一下,“为什么呀?你要开我的车啊?你不是最讨厌跑车的嘛……”

裴知已经跟着陈正霆往台阶下的车走去,只留给展曜一个肃杀背影。

台阶上的风打着旋吹过,展曜突然打了个冷战--想起来前几天他和裴知去一个高尔夫早餐会,之后裴知的高尔夫球球包丢在他车里、没有拿走。

“啧啧啧……”展曜想象了一下七号铁杆抽在身上的滋味,开心地搓起了双手,像只苍蝇。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裴知要收拾他那个不省心的弟弟,这三件事都是谁也拦不住的。

  1. 第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