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婚礼变葬礼( 一)

发布:2020/7/10 10:50:23

加入书架

宁城是南方罕有的和暖城市,一年之中少有下雨的时候,春季和秋季都是最长的时节,所以很受社会名流和摄影组的青睐。

然而,季海葬礼的前夜下起了暴雨一直到清晨也没停。

黑色加长版的豪华礼车在街道上无声行驶,如同出鞘的剑劈开雨幕,车轮溅起层层浪花。

华影的车一停下,原本聚集在临时避雨处的记者和安保立即一拥而上。

一把把黑伞在雨幕中被撑开,游弋,像雾气中开出了一朵朵黑色曼陀罗。

长镜头对准目标,一抬头,曼陀罗下面是一张白净的鹅蛋脸配着明艳的五官,远山般黛色的眉,春水般乌黑的眼,小巧的鼻,暗红的唇,黑衣黑裙,珍珠项链,鬓上别着一朵小小的白花。

这样一个人一出场,一下子为闷湿的空气点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暗香。

华影第一件事就是和粉丝握手鞠躬,对记者挥手感谢。

她的人设是女神级的偶像,从小在国外长大,八岁那年在法国旅行时被知名导演相中入行,貌美华裔名媛人缘还好,最关键是惯会宠粉丝。

做完一切,华影才往馆内走去。

季海的儿子季白已经站在门口,他是个高瘦的高中生,正值叛逆的年纪,因为对华影和季海这对差了二十多岁老夫少妻配的不满,他没少给华影脸色看。

在华影的印象里,他永远都是撇着一张嘴的牛逼哄哄的犯嫌模样。

然而,今天他衣着一身略有宽大的黑西装,面容无助。

季白看到华影一阵跳脚没有好气:“今天这种日子,连我江声哥从美国来都到了,你还迟到!你对我爸有没有良心!”

这句话把华影的怜悯之心瞬间打散。

华影举起腕表耸肩:“七点不到,不好意思,我还早到了。”

一双小手抱住华影的腿,是季海五岁的小女儿季恬。

“妈妈”。她喊。

季恬是华影的小小粉丝,她最爱华影的电视剧《迷人的她》,华影在里面演的是一个抚养小萝卜头长大的单身妈妈,和儿子像姐弟一样玩笑相处,季恬老是喊华影是妈妈。华影阻止不了就随她去了。

“你今天晚上能陪我一起睡觉吗?我害怕。”季恬在华影耳边轻声说。

蹲下,华影点了点头,她抱了抱季恬,本想贴贴她的小脸,想到自己打的粉底作罢,揉揉季恬的头发。

“江声哥。”季白喊了声。

华影这才站起来把视线投向来人。

季海身边的第一秘书麦克领着一个人远远的走来,麦克已经是一米八的大高个,那个人还要高出麦克半个头,从一层层白色幔帘后走出来,黑西装黑裤子,冷玉一般的侧脸,茂密的黑发。

由远及近,站定眼前。

华影仰了仰脖子。

看到他的白白的下颚骨,高挺的鼻子,他头发太长,眼睛被头发遮住了,并不能看得清楚。

华影自小在演艺圈打混见过的男艺人可以将今天的场馆站满,只是这个人身上的气质倒是她从来没见过的,虽然好奇也很快收回目光,她职业病只对帅哥美女多看几眼。

说也奇怪,这人拍了拍季白的肩膀,季白便像一只被驯服的小狼狗满怀崇拜的看向他。

麦克向华影介绍:“夫人,这是江总,是咱们集团的另一个合伙人,你们还没见过……”

华影突然明白他身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是什么了——天才的光环。

她怎么会不知道江声,季海和整个海声集团的骄傲,十二岁就考取了麻省物理系,什么PPT什么DDW的(人家明明是DoublePhD双博士),还跟着一堆某某专业博士,还有汤玛斯奖的最年轻获得者,江湖人称海声集团行走的大脑。

但是华影对需要智商的东西一向不感兴趣,她的聪明人设只基于她小时候背过十万个为什么。

每每季海骄傲谈起此人的时候,她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中年带着眼镜的秃头男子形象。

再看看眼前这个高瘦清俊,黑发浓密的男子,她抽了抽嘴角镇定的伸出手:“你好。”

是为了掩盖自己曾默默丑化对方的心虚,也是自信的觉得不需要麦克介绍她是谁,因为在她的认知里是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只要她伸手,即使是社会名流都会面露惊喜的回握她的手。

然而,

华影伸出的手矜持的悬在空中。

空气有点凝固。

面前的男子抬了眼,才慢慢动起来,只见他从口袋里缓缓的拿出一只手套,再缓缓的带上白色手套,尔后他慢慢握了握华影的手……

“你好。”

他的声音清爽略快,像一阵风。

华影的助理李彦女士,在这十年间其实一直兴起过跳槽的念头,但她每次都安慰自己华影即使平时再不靠谱,关键时刻总是很给力的。

例如今天,你看看,对着镜头她永远都知道怎样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即使是一身黑,她都能用珍珠项链和珍珠耳环搭配出层叠的高贵趣味。

只要一走下车,她周身就开始弥漫着不可侵犯的庄重和欲语还休的悲伤。

直到这一刻!

李彦在华影抬手握拳的那刻非常明智的拖走了她。

季白那厮的笑盖过了华影的怨声。

“哈哈哈哈哈哈,江声哥,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