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12章 自己多留个心眼

发布:2020/7/10 10:50:25

加入书架

妻子加班,女儿在同学家,兰香呢,又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没办法,李临只得叫外卖。

等了半天,外卖没到,倒是等来了老贾。

老贾手里提着一堆东西,笑眯眯地进了门:“姐夫,我来转转。云阶回来没?我姐呢?”

李临这人好静,不太喜欢有人来家里。

况且,他对这个连襟贾浩文素来没什么好感。

这贾浩文早年是在档口做服装批发的,算是有点小钱。后来搞起了电子商务,据说开了好几家网店,这些年更是风生水起了。有钱,会说话,能来事,自然比他李临更得老丈人和丈母娘的青睐。

每次家庭聚会,老贾总是要迟到一点的,他忙嘛。可是每次呢,老丈人都发话,必须等小女婿来了才能动筷子。丈母娘就更别提了,但凡有点好吃好喝的,都想着小女婿。连李临去韩国考察时给丈母娘买的高丽参,她都转送给了老贾。

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李临是不想计较的,可心里总归有些不平衡。

“哦,云阶还在同学家,你姐加班。”

老贾晃晃手里的东西:“姐夫,我人都来了……你就让我站在门口啊?”

“哦,哦,进来吧。”

“我来呢,主要就是想向云阶道歉的。”老贾把东西放在鞋柜旁。

这堆东西里,有李云阶爱吃的水果、零食,还有两盒燕窝。

可是,姐夫李临竟看都没有看一眼,只道:“我给你倒杯水?”

茶几上明明摆着茶叶,还有一整套的茶具呢,居然就给“倒杯水”?

“行啊,那我就不客气了。”老贾妄自坐到沙发上,“姐夫,我没打扰你吧?”

“没有。”李临只好坐下。

“熊熊都老实交待了,他确实拿绳子勒云阶的脖子来着。子不教父之过,我是特意过来赔不是的。”

“弄清楚就好。孩子嘛,还是要教育的。”

“姐夫说的对,所以,我胖揍了他一顿。”

老贾都这么说了,李临只好说道:“都是孩子闹着玩的,你过于认真了。”

“不认真不行!我心里苦啊。”老贾喝了口水。

“嗯?”听了这话,李临一愣。

新苗传媒内容总监办公室内,许梦安忙完了手头的工作,正准备回家。

关电脑的时候,在电脑版的微信端看到于海的留言:中午忘记提醒你,我听说最近张克在挖我们公司的内容总监。当然,这人他是肯定挖不走的,只是,你想想看,他自己有内容总监,却要跑来我这撬人,细思极恐啊。现在,你理解我为什么一定要半路截胡了吧?梦安,你啊,自己多留个心眼吧。

许梦安回了个微笑的表情,在等于海的回复。

小窗上,一直在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可是等了小两分钟,于海却再没发信息过来。

张克就是许梦安口中的“老张”,新苗的老板。

许梦安笑着,自言自语:“于海你又作什么妖呢?”

突然,许梦安想起了什么,心头一紧。

是了,瑞秋适才说的那些阴阳怪气的话……

那番关于真小人和伪君子的话……

“梦安,还没走呢?”门外是老张的声音,“我可以进来吗?”

“哦,当然可以。”许梦安整理了一下头发,站了起来。

老张微笑着进了门:“辛苦了。”

“应该的。”

“这样,忙完这段时间,把年假给申请了,出去散散心。全家都去,费用算我的。不过,仅限于东南亚,要是跑欧洲十国,我可不给报销。”

“老张,你这是……”

“看你感动的,这些年,你为新苗付出那么多,我不该表示表示?”老张还是笑,“早点回去,别让你们家李老师等急了。”

回家路上,许梦安越想越不安。

瑞秋说的话,于海发来的微信,以及,老张突然提出的让她休假的要求。这之间似乎有着很微妙的联系……

老贾突然说他心里苦,弄得李临有点发懵。

“你怎么了?”李临问。

“唉……”老贾长叹气,“还不就是家里那些破事。你说,都是一个妈生的,这心心和姐姐,她们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我大姨子许梦安,明事理、懂进退,家里家外一把好手,那是哪哪都好。连我妈,我妈就见过姐姐几面,还总念叨她好呢。可是心心呢,结婚前,活泼可爱,漂亮……当然,漂亮这是有目共睹的,关键是对我体贴。结婚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我们俩闹离婚的频率都跟春天的降水率差不多了!”

这比喻……李临忍不住笑了。

“姐夫,让你见笑了。我这也是有话没处说。”

“没事没事,谁心里还没个事,理解的。”

“要不怎么说咱们这种关系叫连襟、挑担什么的呢,连襟,心连心,挑担,手拉手!还是姐夫懂我。”

“夸张了,夸张了。”

“有什么夸张的,这是事实!”

“那什么……”李临顿了顿,“前几天我得了罐好茶,咱俩喝点茶?”

“必须的呀。”

老贾点着头,心下暗想:喝你李临一杯茶,可真是不容易呀。

待李临泡上茶,外卖到了。

老贾一看,脸马上就拉长了,指着那份黄焖鸡米饭:“不是,姐夫,你就吃这?”

“黄焖鸡米饭挺好的,方便,简单。我对吃的不讲究。”

“咳,这个不行,走,咱俩去外边吃!”

“别了吧,等你姐回来,我们俩还要去接云阶。”

“那你等着,我打个电话,让人给送点好吃的。”

“老贾,算了,真不用麻烦了!”

“姐夫,不瞒你说,我今天憋着一肚子气,晚饭压根就没怎么吃。我叫点吃的,咱哥俩刚好呢,边吃边聊。”

人家老贾一口一个姐夫,一进门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又推心置腹的,要是自己不领情,可就真说不过去了。

李临只好点头:“那你少叫点。”

“少而精,少而精,我懂的。”

老贾混得还真好,不过半小时,某知名私房餐厅的四菜一汤就送到了。

有荤有素,还有瓶酒。

“酒就算了吧。”李临忙道。

老贾的神色有些黯淡起来:“明白,姐夫你这还是看不起我。你说,我跟心心结婚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跟原来一样,你啊,看不上我。”

“没影的事,胡说。”

“除了我结婚那天,咱们就没正儿八经喝过一次酒,一次都没有!”

“你激动什么……”

“四民分业,士农工商。商在最后嘛,你看不上我也正常。”

“你连这都知道呢?”

“瞧瞧……”

“这‘士农工商’,其实不是你想的那种意思,它是……”

“咱俩边喝边说,成不成?”老贾看着李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