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13章 大人总是道理多

发布:2020/7/10 10:50:25

加入书架

许梦安回家的时候,李临已经醉得差不多了。

看到老贾也在,许梦安不免吃惊——老贾和李临把酒言欢,是之前从没发生过的事??。

“姐,姐,你听我说,今天啊,我跟姐夫,我们哥俩就是高兴,哎,一高兴就喝美了。你可千万别批评他,你要批评他,我第一个跟你过不去!”

许梦安看到半躺在沙发上的李临,无奈道:“老贾,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批评他。这都几点了,你赶紧回家吧。”

“哎,我这就走……”老贾一边说,一边俯身收拾外卖盒子。

“留给我就行了。”

“那怎么好意思……你加班怪辛苦的,累坏了吧?”

“行啦,赶紧回去吧。”许梦安笑道,心下却想,要是妹妹有妹夫一半明事理,这两人也不会把日子过得鸡飞狗跳。

好在李临喝多了不胡闹,只是昏睡。等老贾走了,许梦安收拾完茶几,这才往何璐家赶。

没想到,半道上,母女俩相遇了。

“妈……”李云阶看到许梦安,一下就冲了上来。

“我正要去接你呢。快让妈看看,脖子没事吧?”

“不疼。”

“妈都知道了,这件事是熊熊不对。”

“何璐家,她爸爸妈妈吵起来了。”

“啊?”

“他们把饭桌都掀了,吓死我了!何璐拉着我,我们躲在她房间……我本来想回家的,一直不敢出来,直到他们吵完了,何璐才送我下楼。”

看着女儿有些惨白的小脸,许梦安紧紧拉着她的手,不敢松开。

“别怕,这是他们的事,跟你,跟何璐都没关系。走,我们回家。”

李云阶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云阶,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卡了根鱼刺。”

许梦安赶紧带着女儿去了就近的医院,挂了急诊。

位置较深,许梦安不得不帮医生拉长女儿的舌头,以便医生找到这根该死的鱼刺。

李云阶哪经历过这种事,许梦安每拉一下她的舌头,她就忍不住要叫出声来,眼泪水都出来了。

许梦安也心疼,问医生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医生严肃地看着许梦安:“夹不出来的话,就要把喉咙切开,你说哪个更疼?”

李云阶一听说要切喉咙,那还了得,立马从躺椅上跳起来。

好说歹说,许梦安才做通了女儿的思想工作。

女儿泪涟涟,当妈的也泪涟涟。

医生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再不取出来可就更疼啦!”

从医院出来后,李云阶对老妈说:“妈妈,我现在可算是知道什么叫‘如鲠在喉’了。”

老妈笑了:“下次吃鱼可得注意一点了。”

“感觉我自己还挺勇敢的。我明天告诉何璐,她一定会这么说的,说我勇敢。”

“那个……”老妈似乎犹豫了一下,“云阶,被鱼刺卡住这事,还是别跟何璐分享了。”

“为什么呢?”

两人站在小区花园的小径上,两侧的灯照得李云阶的脸分外清晰。

那是一种清晰的天真,也是一种清晰的青春。

看着女儿,许梦安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许梦安想起了自己的15岁,那时,妹妹许梦心也只10岁。

也许是因为身为姐姐,许梦安总是懂得很多成年人才懂的道理。

待人接物、看人脸色,人情冷暖、恭谦礼让。

好像好多事,都是应该的,她应该让、应该忍,更应该懂。

都说妹妹要穿姐姐的旧衣服,可许梦心从来不肯穿。反而是许梦安这位当姐姐的,总是在用妹妹不要的发卡、书包和文具。

虽然父母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可是,孩子多的家庭,都有最被偏爱的那个啊。

在许家,被偏爱的永远都是许梦心。

还记得舅舅曾送给她们一个芭比娃娃,头发卷卷的,有双湖蓝色的大眼睛。说是送给姐俩的,可是,许梦安几乎从来没有碰过它。

“心心比你小,要多让着她。再说,你都这么大了,玩那个干吗!”妈妈说的这句话,许梦安记到现在。

许梦安自己当妈后,最喜欢的就是给李云阶买玩具。家里堆着的好多玩具,有些玩具李云阶甚至一次都没摸过……

“妈妈,为什么呀,我为什么不能告诉何璐?”李云阶再次发问。

女儿的迫切追问打断了许梦安的回忆,她答道:“云阶,我不让你告诉何璐,这是道理。”

“什么道理?”

“是因为……你是在她家吃饭的时候不小心被鱼刺卡住的。你要是说了,何璐会内疚的。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还是不要让她担心的好。”

“她才不会担心呢。还有,我跟她说了,还可以提醒她,让她吃鱼的时候也小心点。”

原来,女儿还有这样的想法。

许梦安的脸颊微微发热,再说不出话来。

李云阶想了一会儿,慢慢说道:“思明妈妈说刘思明是因为我才跑出来的电影的,她那么凶,你不跟她吵,这是道理。熊熊拿绳子勒我,爸爸反而骂我,这也是道理。我卡了鱼刺,不能跟何璐说,这还是道理。你们大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道理?”

许梦安真的被女儿问住了。

“我只是觉得奇怪,心里也觉得超级委屈。没事的时候,我就是你们的小公主,一遇到事了,你们就都不向着我了,而是在那里说一堆我不懂的道理了。”

“所以,你昨天晚上生我气,今天不让我送你去练琴,就是因为这些?”

李云阶没有否认:“我不喜欢这些道理,一点都不喜欢。”

“妈妈向你道歉。”

“我也不是要你的道歉,其实,我也不知道要什么!总之,我这两天心里很窝火,从刘思明要把奖牌送给我,跟我表……表白那天开始,我就特别特别窝火!”

“是妈妈粗心了……云阶,妈妈的15岁离妈妈的40岁已经太久远了,原谅我没办法和你感同身受。”

“外婆讲过的,说你小时候很乖很懂事。”

“也有不乖的时候。”

“是么,你又要编故事,然后跟我说,你是我的好朋友啦?”李云阶说完,可能是觉得这句话挺有趣的,她憋不住自己笑了起来。

“反正,你总觉得我无论说什么,都是在跟你变相讲道理。”

“对,就是这种感觉。”

“本来还想趁这个机会跟你回忆一下我的青春期呢,看来不用了。”

李云阶似乎思考了一会儿,才道:“那我来问,你来答。”

许梦安点点头。

“嗯!第一个问题,你跟我这么大的时候,被人表白过吗?”

“这个……”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