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10章 清明俊朗,举世无双

发布:2020/7/10 10:50:43

加入书架

浮玉县的衙门修得不错,气派又庄重,七月的凤仙花在衙门各处盛开,紫红一片。

宋立言满意地看了两眼花园,正色道:“县衙里这接二连三的命案不是没有人查过,去年州府上还派了高官下来,将县衙里里外外查了个透,很可惜一无所获。”

“是……是吗。”

“所有的卷宗本官都已阅毕,自是不必再走规矩找人证物证。”

“大……大人英明。”

“衙内上下本官也都打过招呼,不会有人约束。”宋立言扭过头看她,“掌柜的可以放松些。”

“放松?”楼似玉牙都要咬碎了,抱着飞檐上的小麒麟石雕瑟瑟发抖,“大人,这世间少有女子能站在衙门公审堂的屋顶上还能放松的!咱们就不能去地面上说话吗?”

这公审堂的屋顶离地面足足有三丈,真从这儿滚下去,那就真是要放松得去见阎王了。

宋立言不以为然,环顾四周一圈,他道:“此处可观衙门各处之况,也免了腿脚之乏,甚是方便。本官刚上任,连路都不清楚,还请掌柜的介绍介绍,这下头都是什么地方?”

你一官府衙门的头儿,让她这个做客栈掌柜的人来介绍衙门是什么地方?楼似玉很想破口大骂,但转头想想她是收了人银子的,掌灯客栈的宗旨就是——给银子的都是大爷。

深吸一口气,楼似玉颤颤巍巍地指向前门:“大爷,那边是衙门的正大门,三进三出,石敢当以前就放在右边的石狮子之侧。再往里就是前庭,这边一排厢房奴家也不知道是办什么事儿的,奴家来这儿只管交税,从左侧回廊绕过小花园,再往前走的那个院子就是交税的地方,奴家只在那儿喝茶,然后就从侧门离开。”

顺着她指的路线看了看,宋立言发现,如果她没撒谎,那就这样的路线,是怎么也不可能接触到大多在后庭和审查院办事的县令的。

“六月廿当日,楼掌柜来县衙,也只走过这些地方?”他问。

“六月?”楼似玉眨巴着眼努力回想了一番,略有些躲闪地道,“记不太清了。”

宋立言嗤笑:“才过去一个月不到,掌柜的就记不清了?”

楼似玉抱着飞檐不吭声,身子缩成一团,微微抖了抖,看起来无辜又可怜。

然而宋立言压根不吃这一套,冷声道:“在这地方问话,的确是不太合规矩——掌柜的可知天牢在哪个方向?”

“……不必去天牢,奴家好像又想起来了。”本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原则,楼似玉放弃了抵抗,老实道,“六月初一奴家来衙门交过税,到六月廿开始清账的时候,奴家才发现税款不对劲,多交了三吊钱,于是便来衙门打算跟税官讨个公道。”

“可是碰巧,当日税收院没人,奴家在院门口左顾右盼,正打算找人来问问,就听见后庭的方向传来一声惨叫。只一声,就没了下文。奴家当时被吓了一跳,可衙门里巡卫的衙差都没反应,奴家也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惨叫声?宋立言皱眉:“大约什么时辰?”

“巳时左右,太阳还没到顶呢。”

案卷上记录,刘知恩刘县令死亡的时辰就是巳时前后,衙门里其他人都说当时没听见任何动静,可这掌柜的却说她听见了一声惨叫?

敛下眉目,宋立言轻声道:“掌柜的所言非虚?”

“您瞧奴家有撒谎的胆子么?”楼似玉可怜巴巴地抬头,“撒谎也没好处呀,奴家就是个开客栈赚营生的,万是不想卷进命案里头,可大人都这么问了,奴家也只能照实说。而且大人……”

咽了口唾沫,她左右看了看,放低了声音:“奴家当真觉得这衙门是被动了风水,惹着了什么仙家,所以才接二连三出事的。”

“哦?”宋立言蹲下身子,撑着屋脊坐在她身侧,“掌柜的懂风水?”

“不懂,但您瞧啊,浮玉县这么多年都顺风顺水的,一动石敢当却就出了事,哪有这么巧的?再说了,若是普通的凶杀仇杀,案子早该破了,怎么会一连八个大人的命案到现在都没结呢?”

她倒是个明白人。宋立言看向县衙大门的方向,若有所思。

石敢当里有什么东西他不知道,但显然它是个祸端,可令他想不通的是,那石敢当在两年前就被挪走了,县衙怎么还会死人呢?就算有妖怪想要那石敢当,也该冲岐斗山去,而不是在县衙杀人。

“还有个消息,不知道大人感不感兴趣。”

回过神,宋立言道:“请讲。”

“前几任大人遇害的日子,都是衙门的‘开仓日’。”

“开仓日?”

“浮玉县是商贸大县,所以农耕之人甚少。官府为了鼓励百姓事农,每月的二十号都会开仓给务农一年以上且不从商之人放粮。奴家前后算了算,没错,每位大人出事都是二十号,至多有两位是失踪,具体哪天出的事,衙门并未传出消息。”

轻吸一口气,宋立言拧眉:“你怎么不早说?”

“这种话,奴家敢同谁说啊?”楼似玉扁嘴,“都是些小道消息,加上奴家自己瞎猜的,真当口供说出去,还不得让人怀疑奴家和那一串儿命案有关呐?好处没有,白惹一身麻烦,奴家又不傻。”

“……”作为一个正在怀疑她的人,宋立言略为心虚地别开了头。

“奴家是看在大人与别的县令不同的份上,才同大人说这么多,还望大人千万莫牵扯奴家才好。”楼似玉委屈地揉了揉曲疼的腰,“还有,大人,咱们能下去了吗?”

宋立言应了一声,扶住她手臂,带她下了屋檐。

脚终于踩着实地,她大大地松了口气,脸上也恢复了血色,又笑得明媚灿烂了:“该说的奴家都说了,奴家还忙着回去清账,就不陪大人闲逛了,奴家告退。”

“等等。”

刚迈出去的步子戛然而止,水红的裙边划出几道好看的弧线,那人回过头来,满脸茫然地看向他,眼眸缓缓地眨了眨,无辜又纯良。

宋立言一顿,还是问她:“本官为何与别的县令不同?”

茫然的脸上慢慢绽出一抹笑,那笑意点上眼角,叫眸子都亮了两分。她回望着他,认真地道:“大人比之前的几位厉害,也比他们会办案,最重要的是……”

长长的睫毛扇了扇,楼似玉笑得更是潋滟:“大人比之前任何一位,都更加清明俊朗,举世无双。”

“……”

夏风拂过,凤仙花随之摆动,灼灼明人,粉嫩的颜色被风一吹,散在空气里,染了美人的裙角,也染上宋立言的脖颈。

到底是接触的女子太少,他沉着脸看着那跑得飞快的人,心想师父说得没错,要入世才看得清人间百态、人心险恶。等听惯了花言巧语、舌灿莲花,他才不会再因这两句调戏失态。

但……不管怎么说,眼下他的的确确是有点恼羞成怒。

“大人?”有衙差过来朝他行礼。

宋立言回过神,轻咳一声拂袖道:“派人去一趟粮仓,蛇虫鼠蚁,只要是能找着的祸害,统统将窝巢封住,回来禀我。”

蛇虫鼠蚁?衙差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位新来的大人不查案,怎么还做上除害防虫的事儿了?

宋立言看着他满脸质疑地退下,倒也没生气,这才是一个凡人该有的反应,天地万物除了人,其余的在他们的眼里都该是不值一提的刍狗。也只有少数人知道,万物有不甘。

水不甘流浪四方,树不甘固于一处,狐不甘只活十载,犬不甘终身为奴,此皆化妖之契机也。一旦生妖,便非常人所能灭了。

轻叹一口气,宋立言负手往后庭走,决定再去看看经常出事的那几个地方。

楼似玉已经回到了客栈,灌下两杯茶之后,她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吩咐李小二:“这博古架上还是空了点,小二,你替我去隔壁广进当铺选些好货来充个数。”

李小二欺身过来:“掌柜的,什么样的货叫好货?”

楼似玉一笑,从腰包里抠出半吊钱来:“好看又便宜的货就是好货,你只管盯着那种大气又能撑场子的花架子买,多买几个。”

就半吊钱,能买些什么啊?李小二撇嘴,揣着钱去隔壁的当铺,按照她的要求搜罗了一通。

“楼掌柜要的货是吧?”高高的柜台后头坐着个小老头,眯着眼睛笑,“老主顾了,买这么多东西,那我便再送掌柜的一件。”

说罢,打开一个大箱子,抽出一个小箱子,再解开层层布包,最后将个破不溜丢还漏了洞的铜鼎放进了李小二买的一堆东西里。

这破铜烂铁的……李小二有点嫌弃,心想跟掌柜的要求的“花架子”也差太远了吧?不过看在不要钱的份上,他还是收下了。

斑驳的铜鼎跟一堆杂物一起被包进了麻布里,叮里啷当响。李小二提将起来,倒不觉得多重,大步便往外走了。

可是,刚回到掌灯客栈,一跨进门槛,李小二感觉手里的包袱突然一沉,像是被个半大的孩子抱着往下坠似的,“嘭”地一声就砸去了地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