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8章 石敢当

发布:2020/7/10 10:50:43

加入书架

妖怪最喜人血,普通人血带铁腥,可宋立言的血是甘甜的,此等诱惑,完全不输后头那石敢当里的东西。蛊雕贪婪地伸舌舔了舔自己的爪尖,喉咙里发出干涸的吸气声:“你上清司子弟虽然废物,但倒是美味得很。”

“大人!”宋洵脸色发白,急喝一声。

宋立言没看手臂上的伤口,脸上也没什么慌张的神色,持剑而立,任凭三只大妖朝他冲来,玄衣长立,岿然不动。

宋洵急得冲了上去,可就远近而言,他压根来不及。目之所望,只见天地震动,黄沙四起,三妖大步猛冲,以雷霆万钧之势扑向宋立言。

空气里的血雾与飞起的黄沙搅合一处,砂砾碰着血滴,突然融合。

冲在最前头的蛊雕刚张开嘴,动作倏地一僵,四周白光乍出,将他们化为剪影,三步之外,宋立言任凭伤口血雾磅礴而出,眼里半分慈悲也没有,沉声念:“吾为天地师,驱逐万鬼堂。吾含天地炁,咒毒杀妖方——”

方字落音,溶血黄沙登时化丈方巨石,带着咒文破空砸地。蛊雕变了脸色,蛇妖却还想用尾力将石头击碎,犬妖狠拉她一把,大喝:“快跑!”

就这说话的一瞬,三妖都没了逃窜的可能,巨石一块块封死退路,砸没蛇妖和犬妖,蛊雕惊慌奔走,还想说什么,一回头却也被巨石埋没。

绿褐色的血从石头下蜿蜒而出,结界里全是三妖的凄厉怒吼,震动令宋洵跑都跑不稳,踉跄几步才走到自家大人身边。

眼前的巨石堆一点点紧缩,浊气四溢,人耳都能听见那种骨头被碾碎磋磨的声音。

宋洵头皮发麻,忍不住问:“大人,这是什么?”

他不记得上清司教过这种咒术啊!

宋立言没回答他,眼神从巨石上头收回来,又望向西侧。

奔腾而至的妖气,一点也不比刚才三个大妖的低。

还有硬仗要打。

午时已过,街上恢复了人来人往,掌灯客栈里众人都已经醉得东倒西歪。李小二一边把人往客房里扛,一边抱怨:“这都怎么回事啊?喝这么多。”

般春也觉得奇怪,左看看右看看:“咱们客栈的酒,有那么好喝吗?”

楼似玉背对着门口站着,打着扇儿笑:“我这是立招牌的酒,能不好喝吗?你们也别废话了,把人安置好了就去休息。”

“是。”般春应下,又看了看那紧闭的大门,“酒味儿这么重,掌柜的要不要开门透透气?”

像是应她这句话似的,楼似玉感应到背后白光破天,透过门扇照进来,将她的发丝都照成了黄褐色。她没有回头,只抬起下巴,瞳孔跟着一缩。

剑面磕地后的金鸣声回荡开去,听得人脑袋发晕,可也只一会儿,那声音就消失了。

“掌柜的?”

“啊,不用。”回过神来,楼似玉垂眸,“外头风大。”

风大不是正好吗?般春自然是不明白掌柜的在说什么,在她眼里一切正常,没有白光,也没有冲天妖气,只有她家掌柜的那略微紧绷的小身板,像是在忍耐什么似的,死死抵着客栈大门。

未时末,喝醉的人都被塞进了客房,般春和李小二也已经里里外外收拾妥当下去休息了。

大堂里只剩了楼似玉一个人,她没再站在门前,倒是闲散地倚在了柜台边,若无其事地翻起账册。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人跨步进来,浓厚的妖血腥臭随之而至。

楼似玉抬头,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一般,惊讶地看向来人:“大人这是怎么了?”

一抹红绽放在竹青的锦料上,倒是意外有些好看,只是宋立言的脸色实在不佳,阴沉沉的,像乌云下见不着光的山峦。他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堂,漆黑的眸子就定在了她身上。

“门口的石敢当,是你弄来的?”

“是啊。”楼似玉眨眼,“卖那玩意儿的人说放在门口招财,奴家便买了。”

宋立言冷笑,提着剑反手横上她咽喉,眼里血色翻涌:“你找死。”

楼似玉一颤,怔愣地看了他两眼,小嘴儿一扁就涌出泪花来:“大人这是干什么呀……”

“大人!”后头的宋洵连忙上来拦住他,急声相劝,“这掌柜的非妖且无罪,您三思!”

“无罪?”宋立言捏着剑的指节都发青,“若不是我在,今日整个烟霞镇的人都要被她害死,你说她无罪?”

“大人在说什么?”楼似玉眼睫一合,滚烫的泪水就砸在他的剑身上,“奴家当真是听不明白,奴家好端端的开门做生意,怎的就要害了全镇的人了?”

“你还狡辩?”剑刃更近一寸,宋立言怒不可遏,反手就要去抓她。然而宋洵硬是横着身子来挡,楼似玉也抱着账本溜得飞快,眨眼就绕去了方桌后头,委委屈屈地哭,“开堂问审好歹还要列罪证,难不成在大人手里,无缘无故便可杀人吗?”

左行右动都有宋洵拦在前头,宋立言恼怒地把獬豸剑往他怀里一塞,拂袖坐去那方桌前。

楼似玉抬步又想跑,然而还没来得及迈步,就听见宋立言沉声道:“坐下。”

“大……大人?”

“掌柜的请吧。”宋洵收了剑,赶紧朝她使眼色——剑都放了,大人便不会再动手。

楼似玉抱着账本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摸着桌角战战兢兢地蹭着长凳边儿坐下。

“那石敢当从何处买的?”宋立言问。

楼似玉二话不说,立马从账本里抽出隔壁街商贩给的收据,往来明细俱在,收讫清楚。

宋立言噎了噎,眼里的血色到底是褪下去了,略微有些不自在地问:“你买回来的时候,没有异样?”

“哪儿有什么异样呀?”楼似玉捏着小手绢擦眼泪,“不就是块破石头么?奴家实在不知道大人为何发怒,奴家……嘤!”

这说哭就哭的本事,整条街楼似玉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那小嘴唇一咬,眼泪就跟珠子似的往下滚。偏生她那双凤眼生得多情,微红起来楚楚动人,像是把全天下的委屈都盛在了里头。

宋立言平生从未见过女子哭,或者说他从小在上清司长大,就没怎么跟女人打过交道,至多宴席上遇见些,也都是端庄大方带着笑意的,哪儿会有人跟他哭?

更可怕的是,这楼掌柜哭得也太委屈了,任是铁石心肠的人,多看两眼也会心生怜悯。

“本官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责便责了,奴家不过是个没依没靠的女儿家,有什么打紧?”楼似玉哽咽说着,眼睛却是更红,“可大人倒是说个道理来,奴家做错了什么?”

“……”

宋立言僵硬地侧身,看向后头的宋洵。

向来行事胸有成竹的人,头一回朝他求助,宋洵愕然,看看那哭得梨花带雨的女掌柜,又看看自家大人那略微慌乱的眼神,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宋立言:“?”

“咳,掌柜的,大人也是一时情急错怪了人。”宋洵正色道,“您别往心里去。”

“错怪了?”楼似玉一顿,看向宋立言,那眼神哀怨得像个守了一千年寡的弃妇,也不多言,就扁嘴望着。

杀妖宋立言在行,可对付楼似玉这样的人,他实在不太擅长,迎着她这目光,他只觉得头皮发麻,心里没由来地生出一股子古怪的情绪。

“……那石敢当是邪物,放在门口会招致大祸患,方才情况实在危急,本官也无意迁怒于你,还请掌柜的见谅。”

“大人之前还说怪力乱神都是无稽之谈,怎的现在又说那破石头是邪物?”楼似玉撇嘴,“这世上不是早没妖怪了嘛?”

宋立言:“……”

眼瞧着自家大人第二次回头朝他求助,宋洵控制再控制,好歹没笑太夸张,咧着嘴朝楼似玉拱手:“掌柜的既然都有瞒天符,这世上有没有妖怪,您自然是心里清楚。大人身上还有伤,掌柜的就饶他这一回罢。”

他在这里,那能冲石敢当来的定都是方圆十里之内的大妖怪,方才一役想来也不会太轻松。楼似玉斜眼瞥了瞥宋立言胳膊上的伤口,到底是把哭腔咽了下去,撇撇嘴,扭头去柜台后头翻出瓶金创药递给宋洵。

“石敢当历来是镇压邪祟之物,奴家哪里知道它会变成邪物?”她捏着小手绢一点一点地揩掉眼泪,整个背影都透着无辜,“大人明察秋毫,可不能冤枉了人。”

宋立言沉默。

他是在杀到第三拨妖怪的时候才发现是那石敢当有问题,可具体哪里有问题他又察觉不到,只是那些个妖怪宁可吃他獬豸剑也要扑石敢当,那这石头里定是有什么令妖怪趋之若鹜的东西。

他以符咒暂时封了那石头,后续没妖气再现,更证他所猜。

但现在楼掌柜说这个石敢当跟她没关系,宋立言看着她的背影,想相信,又总觉得不能全信。

这个掌柜的知道很多东西,但现在,她显然不愿意告诉他。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