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1、多少路人,一眼转粉。

发布:2020/7/10 10:50:58

加入书架

第一章、

假如时光倒流,我能做什么,找你没说的,却想要的,假如我不放手,你多年以后,会怪我、恨我、或感动?

刚刚来自蓝桥几顾的iphone

**

近日来#二女争夫#这个话题盘踞微博热门第一不下,两位女主角一个是当红实力歌星贺舒,另一个则是普纳公关公司大中华区第一把交椅蓝桥。贺舒有几千万歌迷粉丝,蓝桥手握微博百分之五十的营销账号,两边掐架、掐的天昏地暗。

事件的男主角叫顾庭岸,是青山制药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和最大股东,青山制药的拳头产品“睿博口服液”今年上半年全球销售业绩十五个亿,顾庭岸的身家由此可窥见一斑。当然,光有钱是不够当红女星与传奇女魔头抢破头的,微博话题里顾先生的一张照片被转发了几十万次:一个慈善焰火晚会上,背景是灯火辉煌、人影憧憧,碧波粼粼的泳池旁,一个男人侧着身站着,挽着正装外套的左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右手握着一支细长焰火,一团明亮焰火正冲往空中,却因经过他表情淡淡的侧颜而生生失了光彩。

多少路人,一眼转粉。

普纳公关大中华区的江山是蓝桥一手打下来的,主要业务之一就是微博营销,她旗下那帮人既骁勇又忠心,如今战场是自家地盘,女主是自家BOSS,一干人等热血沸腾、简直要肝脑涂地,往常中午趴成一片的办公室、今天中午热火朝天。

助理小妹正吆喝着点外卖,门口人影一晃,出现了他们家BOSS大人:晴空蓝的风衣衬的蓝桥肤色如雪,白色V领衬衫配黑色紧身牛仔裤,时尚利落又妩媚异常。又美又酷的BOSS大人身后跟着五六个咖啡店的员工,两人一组抬着桶装的咖啡和甜点、三明治——办公室里欢呼声、口哨声热烈爆发。

蓝桥笑着挥手,在有节奏的“女神、女神、女神”起哄声中经过办公区。她高大英俊的男助理Andrew赶上来,有条不紊的接过风衣外套、递上Pad和咖啡,向蓝桥汇报:“到今天上午十点为止,我们本季度的接单量已爆满。这场仗从打响普纳公司知名度的角度来说,我们赢的盆满钵满。”

蓝桥挑眉看他一眼,“成语用得很不错嘛!”

“谢BOSS大人夸奖,”Andrew一本正经,“强将底下无弱兵。”

蓝桥笑喷,“去向总部打个报告,这一笔省了我们几千万宣传费,我们要求扣五成奖金瓜分。”

“OK!”Andrew记下,“另外,昨晚贺舒发长微博了,讲了几个她和顾庭岸一起长大的温馨故事,大意是说其实她从小的梦想就是歌手,考大学时为了和顾庭岸同校而放弃了唱歌,幸好后来在顾庭岸的鼓舞下参加了歌手选秀节目……她提到了你,原文是‘我怀揣着少女最美好的幻想终于考上了大学,却发现他身边已经有了蓝桥’,就这一句。但是所谓青梅竹马的感情很能唬小女生,她这篇长微博反响比前两篇大很多,粉丝反应相当激烈,有几个疯狂粉丝发表了一些过激言论,我们已经向微博方面提出交涉……这是贺舒出道前后照片对比,配合今天下午我们行动的主题路线,你过目一下。”

蓝桥纤细白皙的手指在屏幕划过去,不屑轻笑,“她没整容。妆前照和妆后照本来就相差甚远,更何况后面这些照片都是PS过的宣传照。”

“BOSS,我们现在是在法庭上吗?还带讲证据的?她叫粉丝攻击你大学时代放浪形骸、什么自杀堕胎要多难听就多难听,她讲证据了吗?”Andrew眉头紧皱。

贺舒人前扮无辜隐忍,背地里将蓝桥的负面消息递给记者,有些没根据的污蔑言辞连八卦记者都不信,她就指使她的粉丝在微博上满天造谣。比起她,Andrew觉得他家BOSS简直光明磊落的亮瞎人眼。

可蓝桥坚定的很,一票否决了他:“别人的行为不是我们的准则。”说完又问:“况且你怎么知道我大学时代没有放浪形骸?哈哈~”

Andrew没心情和她开玩笑,据理力争:“那这样,我们只放照片、提出质疑,行不行?”

“那不叫提出质疑,那叫有意引导。我们没必要搞这套,贺舒身上确凿的黑点一抓一大把,”蓝桥微微冷笑的时候有一种冰冰凉凉的得意与傲气,“只要剥下她的白莲花外衣,就够她痛不欲生、羞愤欲死的了。”

Andrew跟了蓝桥这么久,至今偶尔还会为她家老板的美色失神片刻,不过片刻之后他板着脸说:“容我提醒你,她连你过世的父亲都泼脏水,你与这种东西讲道德底线、良心批判,你不觉得自己也有点白莲花吗?”

真是平时太宠他了啊,蓝桥一边推开办公室门一边敲助理的头、教训他:“我问你,若是明天贺舒微博直播吃大便,我难道要吃一个更恶心的?况且她那张大脸,你说那是整容,整容医生都能集体上我们公司抗议来。”

Andrew笑着哀叫,握着蓝桥的手腕挡她,这时办公室门一开,迎面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正目光冷的往下掉冰渣,Andrew脸上的笑顿时僵住,小声对停住脚步的蓝桥解释:“总部派P.C亲自带顾先生过来,上午你不在,他们坚持在这里等到你回来,我刚才一见你就想说的,后来给忘了……”

蓝桥简直想跳起来打他的下巴——什么记性啊你?!

办公室的门薄薄一层,她嘲笑贺舒的话肯定被听的清清楚楚……这恶毒女配陷害纯良女主的角色,她怎么就演的那么浑然天成呢?

Andrew灰溜溜的退走,蓝桥打点精神昂首挺胸走进去,沙发里坐着的两个男人一个迅速站起来迎接她,另一个却低头喝茶,连微微抬一抬眼的动作都没有。

蓝桥对普纳总部特派员P.C友善的微笑点头。美人如玉,可惜大中华区女魔头名声在外,年轻的德裔特派员丝毫没有放松面部表情:“桥,大总裁派我带客户给你。这位是顾庭岸顾先生。”

“我知道,顾先生也是我们的大客户,青山制药有几个推广项目是我们做的。”蓝桥笑吟吟的。

P.C摸了摸自己英挺的鼻子,声音也低下去两分:“可是,这次顾先生委托的案子不是青山制药,是贺舒小姐。”

明明是蓝桥自己在和贺舒对战,强迫她接下贺舒的危机公关案子,不就是叫她自己打自己的脸?连P.C都觉得说出口不太好意思。

蓝桥倒并没有翻脸,态度还挺好的:“这样啊?可是真不巧,我们手头单子接的很满,你知道的,我们最近宣传攻势非常猛,收效十分好。”

P.C连忙说:“你可以推掉其他单子。大总裁说了,你只要做好顾先生的这个委托案,今年业绩第一的位置就是你们大中华区的,下半年你们不用再接任何单子。”

蓝桥一秒钟冷了脸,“大中华区第一个季度的业务量甩开第二名足足两倍,第一的位置本来就是我们的。”

德国佬立刻道歉,懊恼自己的疏忽,不敢再在女魔头面前提及业务量,只说:“顾先生的委托案是大总裁亲自签署的,已经生效,你必须得接。我也很抱歉,桥,请你体谅。”

知道没道理,索性不讲道理了,派一个嫩生生的小鲜肉来做复读机,眨着碧蓝色的漂亮眼睛无辜的看着她,大总裁是料准了她吃软不吃硬,而委托人则是料准了大总裁有招对付她,所以才绕开她直接找上了总部。

那就如他所愿好了,既然他非要把他的心肝宝贝硬塞到她手里,她就捏个稀巴烂再甩回他脸上!

蓝桥心里冷笑连连,面上神情却截然相反,叹着气柔声说:“那好,我接。但是你知道的,为了这件事我的同事们连日奋战,我不能不顾他们的感受,令他们百忙一场。”

P.C点头,说:“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出来。”

“我要提交一份奖金分配报告,只要大总裁签字生效,我这边立刻停止手头一切业务、为贺舒小姐服务。”

最后一句话,蓝桥说的咬牙切齿。

P.C答应的毫不犹豫,然后迅速撤离了这个危险地带。

一直坐在那里悠然品茶的人这时发出了一声嗤笑,蓝桥回头看向他,一本正经:“差点忘了顾先生还在这里呢。”

顾庭岸放下茶杯,垂着眼掸了掸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语带戏谑:“你看看你把人给吓的,他像是怕你吃掉他似的。”

蓝桥在他对面落座,摸着下巴仿佛意犹未尽的说:“我倒是有心有力呢。”

这话听着实在是暧昧,顾庭岸冷声说:“去洗手间补个妆吧,顺便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现在这副什么德行。”

蓝桥也是一声嗤笑:“管得着么你?咸吃萝卜淡操的哪门子心?”

顾庭岸从沙发里站起来,她警惕的看向他,“干嘛?你还想动手不成?这是在我地盘上。”

“我知道。我哪敢?”顾庭岸微笑起来比面无表情时更加迷人,“你蓝桥一声令下,我恐怕就要成网上千人所指的混蛋了,你势力惊人,我可害怕得很。”

蓝桥被他刺的心头火起,强自按耐着、笑说:“不怕!顾先生有钱又有势,分分钟逼的我调转矛头自扇耳光,我吃了这次亏,下次哪还敢动顾先生的人?”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

他说完就冷着脸往外走,蓝桥随手抄起桌上一本书扔他,“咚”一下砸在他肩膀上,他回头看她,目光冷冷。

蓝桥一字一顿的对他说:“有本事你就把贺舒娶回家,别让她再抛头露面,否则我一定不会与她善罢甘休,我看你挡得住我几次!”

顾庭岸嘴唇动了动、最终紧抿,眼睛盯着她,冷冷地开口说:“究竟要吃多少亏、你这张狂肤浅的性子才能改一改?得势不饶人,总是当全天下就你最厉害、别人随便你欺负……最后呢?最后到底是谁倒霉?蓝桥,你无非仗着你手上那点资源和人手,但成也萧何败萧何,外面那么多人的饭碗,贺舒保住他们就保住,否则我半点也不会手软,你自己掂量着,别砸了以后再来后悔。”

顾庭岸刷了一把冷酷总裁的邪魅范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蓝桥气的要命,在办公室里抖着手走来走去,突然抄起桌上车钥匙往外走去,守在门口的Andrew惊慌失措地拦她:“BOSS!你去哪儿?!”

蓝桥不耐烦地格开他的手,杀气汹涌得像个剑客,Andrew看着她冲出门外,连忙给顾庭岸打电话:“喂?顾总!我们BOSS好像要去杀你!”

快点躲起来啊喂!

顾庭岸对别人说话时语气总是谦和冷淡的:“知道了,谢谢你。”

电话挂断,同事们都凑过来问Andrew什么情况,Andrew忧愁地叹气,“BOSS好可怜,所爱非人。”

“别这么说,”同事们纷纷自谦,“咱们BOSS可不是什么善茬,顾总日子也是不好过。”

**

  1. 第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