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9章 禁食

发布:2020/7/10 10:50:59

加入书架

NICU门口聚集了许多来送奶的家长,齐特也是其中之一。昨天第一次把王可可的初**给护士以后,他一天一夜都没再接到儿科的电话。齐特心里暗自庆幸,与死神赛跑的72小时已经平安度过了一半。这个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你们一天吃多少?”

“这两天奶量已经飚到100毫升了。”

“长得不错嘛!”

“是,医生都说长得有点过快了,得留意观察。你们呼吸机下了吗?”

“上个星期就下了,现在就是用氧气面罩少量吸氧…”

旁边的两位爸爸看似熟识,打了个招呼开始聊起孩子的近况。但凡提到哪个孩子恢复良好,指标正常的时候,不仅是孩子爸爸本人,就连旁边事不关己的陌生人也跟着松一口气,露出欣慰的表情。

“但愿年前能出院吧,还想一家三口过个团圆年呢…”这话一下子戳到了在场大多数家长的痛处,走廊里一片叹息。齐特仿佛能看到父母们操碎了的心在NICU门前散落一地。

进了腊月就是年,一转眼已经是腊月初八。离家之前,每年的腊八齐特都会帮妈妈剥一大坛子蒜。她腌蒜是一绝,每一颗都像翡翠一样翠绿翠绿,不光如此,咬一口还表里如一,从皮绿到心儿。别人打听秘诀,她说一定要腊八那天腌,错一天都不行,老规矩就是老规矩,一天马虎不得。齐特觉得没道理,但每年到了这天还是别无选择的帮着妈妈剥蒜。后来离家上学工作,腊八这天再没有机会回家帮妈剥蒜了,可他妈从来不抱怨,她说孩子出息了,哪能成天围着她转呢!如今养儿方知父母心。齐特不指望孩子多有出息,只要她能健康快乐的活下来就足够了。齐特觉得养育一个健康的孩子就已经万分不易了,何况父母还把他培养得这么有出息!哎,他们这些年的辛苦可想而知。

齐特忽然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好久没跟爸妈联系了,孩子出生后也没报个平安。他拨通母亲的电话,响了两声又赶忙挂断了。外出读书开始,齐特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大孙女的降生对爷爷奶奶来说可以是惊喜,但绝不能是晴天霹雳般的惊吓。不要说孩子现在还在危险期,就算只是普通的早产,他们听了也会如临大敌,不顾一切的赶过来。一个人的快乐如果与另一个人分享就会变成两份快乐,但一个人的痛苦一旦分享反倒成了双倍的痛苦。齐特决定先不跟父母说,说了也是无济于事,既不能为自己减轻痛苦,又给家里人凭添了烦恼,划不来。孩子治疗期间的煎熬与压力还是由他自己来承担吧。他坚信小家伙会挺过来,至于过程,雨过天晴之后他会用一种轻描淡写的口吻像讲述一个有惊无险的英雄故事那样告诉家里人。想到这,齐特心里竟然漂浮起一丝喜悦,又多了一点点期待。他忽然觉得现在他和女儿之间有了个秘密,这个秘密像纽带一样把两个人拉得很近很近。

当齐特报上床号把奶递过去的时候,小护士迟疑了一下让他等等。不一会主治医生从走廊尽头向门口快步走来。齐特看着她急促的脚步和紧促的眉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今天有一些新情况还没来得及通知您。孩子今天早上有血便,胃里也抽出来咖啡色内容物。这就说明有胃肠出血,怀疑是坏死性小肠结肠炎。这样一来就需要禁食,给静脉营养,所以这几天就先不用送奶了。”说这话的时候,医生换上了一种看似平静的表情。

“怎么会便血?”齐特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几近绝望的声音。

“坏死性小肠结肠炎也是一个早产儿杀手,因为孩子体重小,呼吸差,肠道局部就很可能因为缺氧缺血而坏死。这个病比较凶险,感染控制不住的话之后的并发症会很多,败血症,肠穿孔,腹膜炎,甚至脑膜炎。随便哪个都是要命的病!严重的可能需要手术,把坏死的部分切除。不能保证抢救过来今后不傻不呆不残疾…”医生回避着齐特的目光,尽量用一种平缓不掺杂感情的语气叙述着这任谁听来都无比残酷的病情。

“您考虑一下,是不是同意继续治疗…”医生默默地把一叠需要签字的知情同意书和病危通知书递到齐特面前。

齐特放下奶瓶,拿起笔。他控制不住笔尖的颤抖,但孩子的命连着他的心,他告诉自己不能犹豫,不许放弃。他在一张张纸上一遍又一遍的画下自己丑陋的名字。笔尖写在纸上像是划在心头,他的心现在已经面目全非,鲜血直流。他好羡慕身边这些送奶的家长,他们的孩子虽然也躺在保温箱里,但他们至少还能吃奶,能间接从母亲身体里汲取养分。有了养分他们会向嫩芽一样拼命成长,逐渐茁壮起来,迟早要赶上同龄的足月小孩。但他的宝贝呢?像一只搁浅在河滩上的鱼,已经无力呼吸,现在又失去养料,身旁干涸的泥土炸裂出一道道深沟裂缝,这条鱼越挣扎越无力,正在滑落其中的一道无底深渊。

电话响了。齐特条件反射似的掏出手机,当他看到来电显示上“王母娘娘”四个字时,却迟迟不敢接听,只能愣在原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