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8章 初乳

发布:2020/7/10 10:50:59

加入书架

地面明明很平坦,但王可可走起路来脚下却像是踩着棉花。她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来到闫巧燕的病房,还没进门就听里面传来小孩响亮的哭声。

“妈,孩子哭成这样怎么不管啊。”王可可无法施展的母性,在见到这个孩子的瞬间彻底迸发出来。这是一个圆头性脑的胖小子,有清澈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这时候正哭得梨花带雨,肉乎乎的小拳头在空中有力的挥舞着。

“饿的!你妈也不让买奶粉。”常飞翔一脸愁容率先回答。

“我说不用就不用。出生前三天,胃就葡萄那么大点儿,没奶就先不吃,饿不坏。什么奶粉能代替得了母乳!”闫巧燕白了他一眼,“把孩子抱过来,我就不信我会没奶?”

“是没错,网上都说妈妈的初乳是新生儿的黄金餐,里面有大量的抗体,什么奶粉都比不了。喝母乳的孩子以后不爱生病。我也刚刚下奶,让护士帮我挤出来送去保温箱了。”当常飞翔急需王可可支持的时候,这娘俩却破天荒的站在统一战线上了。

“得嘞,你们娘俩待着,我回去准备饭去,要想孩子们不挨饿,得先把大人伺候好喽!”常飞翔抓起外套撤退了。也许在外人眼里,闫巧燕嫁了个没什么本事的小男人,但常飞翔最大的本事就是让媳妇开心。他能给闫巧燕的不是什么浓情蜜意的浪漫,而是琐碎永恒的光阴。他时常会不同意她的想法,但却永远对她的意见表示尊重。常飞翔就这样见招拆招,用太极一样的招式抵御了老婆的强势进攻。闫巧燕一巴掌拍在棉花套上,打不出响。夫妻二人少有争吵,这让闫巧燕在婚姻中的幸福感节节蹿升。

孩子在闫巧燕胸前左嘬嘬右吸吸,使出了吃奶的劲,但闫巧燕的**像是一颗干瘪的橙子,挤不出半滴水分。孩子张开嘴,哇一声哭得更响了。

“看这宝贝可怜的!哦呦呦,长得这么可爱啊!”王可可在床边坐下,仔细端详着这个刚刚降生的小弟弟,长长的睫毛上正挂着晶莹的泪珠,他睁开晶莹的大眼睛与王可可来了一个有爱的对视。

王可可的心都化了。

“妈妈,我能抱抱他吗?”她伸手过去,觉得不对,又收回来,再换个姿势去接,又觉得不妥。

“哎呀,姿势不对。你这是接圣旨呢?得拖住脖子…对,这才像个当妈的样嘛。”在闫巧燕的一番指导下,王可可总算把孩子接过来了,但抱在怀里还是觉得浑身僵硬,心扑通乱跳。这是她第一次抱小孩,就算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怀里这个生命的涌动。他有力的心跳,起伏的呼吸,身体细微的扭动,沉甸甸的分量,在她怀中充满真实感。王可可稀罕的合不拢嘴。宝宝大概也感受到了这位新手妈妈的母性,或者说是从她身上嗅到了食物的香味。他表现出强烈的觅食欲,在王可可怀里不老实的扭来扭曲,开始本能的找奶吃。

“哎呀妈呀,这怎么办呀?”王可可像是抱了个烫手的山芋,这个“小山芋”觅食不成,用震天的哭声向世界抗议。

“也许是真饿了,我来抱!”

母女俩就这样把哭声不止的宝宝传来送去,左哄右哄就是止不住哭声。这时护士进来:“孩子这是饿了呀,怎么不喂?一直这么哭容易低血糖的。”

“我来喂!”话一出口王可可自己都惊讶了,也许是已经被孩子的哭声折磨得昏了头,怎么莫名其妙在这个时候自告奋勇起来。从怀孕开始王可可就有种奇怪的情绪,一想到以后需要给孩子喂奶就浑身不自在,鸡皮疙瘩掉一地。其实从前也是这样,王可可有个怪癖。身体的某些部位是她的禁地,不要说别人,连自己换衣服时不小心碰到都会一阵翻江倒海——这种心理状态由烦躁混杂着如鲠在喉的堵塞感,让她很有心理负担。网上说这是一种病,叫“伤心**综合征”。那个部位是不是真的伤心王可可无从考证,她只是无法向别的妈妈那样把喂奶当作一件幸福的事。生孩子之前,王可可计划的很好,早早准备好了奶瓶和吸奶器,想着这样既不用亲自喂,又可以坚持母乳,一举两得。

然而现实和想象相去甚远。王可可豁出去了!心里无限抗拒,但身体却不得不迎合。她咬着牙闭紧眼,一边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配合小家伙进食。孩子叼上奶立马止住了哭声。闫巧燕总算松了一口气,而王可可心口却泛起一阵涌堵。我在哪?在干嘛?喂奶,还是给同母异父的弟弟喂!天哪!想到这,王可可的心里防线一溃千里。她猛地睁开眼,想把孩子拔开。但怀里的小家伙正闭着眼,嫩得透明的小嘴一动一动的吮吸着,吃的认真且努力。谁舍得打扰他?王可可只能再次闭上眼,任鸡皮疙瘩掉了一层又起一层,心里的巨浪涌动翻滚。

孩子吃饱又睡了。王可可松了口气,回味起来感觉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闫巧燕也松了口气。她嘴上虽然坚持说孩子不会饿,但心里其实忐忑得不行。她生王可可那会奶水就不足,月子里没睡过一个整觉,每隔两个小时王可可就会被饿醒,她也因为月子里严重的睡眠不足,熬成了不可逆的肿眼泡。即使这样,闫巧燕也没有放弃母乳,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孩子吃苦。这次也是一样,她还是想努力给孩子喂母乳。但她有种预感,这回不要说不够吃,恐怕都没得吃。

哺乳没有那么简单,既是在输送营养,同样也是妈妈和孩子之间第一条情感纽带。母亲的乳汁里包含了来自母体的天然保护,也满满的含着爱。哺乳是神圣的,超越性别、辈分。当她看着王可可自告奋勇的给儿子喂奶,她的心中涌过一股暖流。当初怀孕,王可可虽然极力反对,但血缘的力量是无穷的。女儿能接受这个弟弟,这让闫巧燕觉得幸福。生下这个孩子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当初她之所以选择生这个孩子,就是想让快节奏的前半生慢下脚步来。

闫巧燕想得很美好:勇敢地生一个孩子,悠闲地做个月子,优哉游哉的放养孩子,等他大一点了,她和老常还能有一段精彩而浪漫的日子,再一起优雅的老去。但现实与想象截然不同。人真是歇下来了,剖腹产的痛苦让她躺在病床上差点要歇菜,但心却在胸膛里东奔西走一刻不得清闲。眼前的女儿虽然已经换了身份当了妈妈,但在闫巧燕心里她终究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姑娘。看着她憔悴的脸,听她诉说着生产后的种种,话语间有惊喜,有牢骚,有担忧也有期待。揪心,闹心,心疼,心酸…躺在病床上的闫巧燕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身心都经受着前所未有的煎熬。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