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9章 现实满屋 下

发布:2020/7/10 10:51:07

加入书架

程鹭晨家的地址在普陀区,艾琳娜在导航上输入,是一个比较新的中档小区,高楼外面停满了车,艾琳娜的车进去寸步难行,她想把王真丢在小区门口算了,王真死活不干,赖在车里不肯出去。两人快到的时候,她一直给程鹭晨打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到了之后继续打,还是没人接。

“她什么情况?她爸妈没跟她说吗?”艾琳娜不耐烦了,开一整天车,已经很是上火。

王真苦着脸,手机嘟嘟直响,对方就是不接听。“我也不清楚,咱们怎么办?”

“两个选择,一,你自己带着东西去她家,二,我把你送回住处,你改天自己再跑一趟。”

“别呀,来都来了,东西那么多,那么沉,我一个人怎么弄。”

好说歹说,死皮赖脸的软磨硬泡,终于缠的艾琳娜没办法,将车倒出程鹭晨家小区,打着双闪停在马路边,两人从后备箱里提出程鹭晨爸妈捎给她的东西,按照地址一栋楼一栋楼的搜寻,好不容易找着,按许久门铃也没见动静。

“家里没人,这回可以死心了吧?”

王真又死命按了几下,这楼下大门需要门禁卡才能进入,或者主人家给解锁。“电话也不接,不在家也不知会一声,害我们这么折腾!不管了,咱们走,东西以后让她自己取。”

正要走,紧闭的大门忽然有了动静,咔地一下,门禁开了,王真试着拉门,能打开。她对着大门旁边的对讲系统喊了几下,那上面带有摄像头,“程鹭晨,你干嘛呢,人在家里怎么不接电话,还让我们按这么久门铃?我们千里迢迢的给你送东西,容易吗?累死了好吗!”

喊完了,还是得提着东西上楼,程鹭晨家住九楼,进了电梯,艾琳娜掏出气垫BB掩盖疲惫难看的脸色,又擦口红,王真盯着她开玩笑:“你补妆干嘛?女士,请不要忘记你是个已婚妇女,就算遇到帅哥,那也是人家的。”

艾琳娜手法娴熟,转脸已是容光焕发,“时刻以最佳状态示人,是社会人应该具备的基本素养,化妆是女人的基本文明礼仪,你不是女人,你不懂。”

王真嘴硬:“本姑娘天生丽质,不需要那些虚礼。”

艾琳娜闭着眼睛“嗯”了一声:“你好看,天生丽质。”

“你干嘛闭着眼对我?”

“因为我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电梯叮一下抵达,走出来是个走廊,一梯两户,程鹭晨住901,很好找。王真进门的时候已经喊过了,可程鹭晨家依然大门紧闭,没一点感激她们不远千里送物资的样子,气得王真直撸袖子。“怎么着,有帅哥模特男朋友了不起啊,看给她惯的。”

艾琳娜本来就不情愿,一见这情形顿时也来气了,“我们跑这一趟,真是多余。”

王真蹿上去拍门:“程鹭晨,还不出来接驾!你搞什么鬼,电话也不接,门也不开,有这么对待朋友的吗?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王真下手没轻重,大门拍的山响,门里却毫无动静。王真诧异的转头看艾琳娜,艾琳娜眉头紧锁,王真说:“我去,什么情况?”又敲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反应。“别是出事了吧,听说有的小区趁过年期间屋主不在,有小偷作案……”

脑子里各种悬疑刺激的场景轮番浮现,各种不好的想象让王真越想越怕,又是敲门又是打电话,可这一次再打,听筒里传出机械女音:您所拨打的用户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王真心慌神乱,在大门外面急得直转,艾琳娜还很稳定,将耳朵贴在门上探听,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动静。艾琳娜略做思忖,招王真附耳过来,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两句,王真连连点头,接着艾琳娜走到电梯旁边,一根手指放在按键上,对王真点了点头,王真收到指令继续敲门。

“程鹭晨?咦、难道家里真的没人?那我只好先回去了,真烦人,这么多东西让我拎来拎去的——”她敲着门,提高声音自说自话,有点假,但现在也顾不上这些。“走了走了——”

王真刻意用力踏步,艾琳娜将电梯按键一点,电梯门叮地一声,门开了,两人却不进去,瞬间蹑足跑回门口,双双将耳朵贴在程鹭晨家大门上,这回里面终于有了动静,动静还很大,砰啪一声,是瓷器砸在地上摔粉碎的声音。紧接着,哗啦啦一下子,好像什么东西被掀翻——突然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怒吼。

王真吓得差点叫出来,艾琳娜手疾眼快捂住她的嘴,带着她迅速退开以防万一。

“出事了,程鹭晨真的出事了,家里进贼了,也不知道她在不在屋里,会不会被绑了,怎么办?待会儿看到我们,绑匪会不会把我们杀人灭口?我们快跑吧,下去叫人过来。”电梯刚刚才被她们按下去,王真这会儿又猛戳按键,又急又怕,双腿发软。

“报警。”艾琳娜迅速做出决断,“待会儿万一碰上,我们还有筹码,能谈条件。”

王真这才想起手里一直握着的手机,快速拨通110,躲楼梯间战战兢兢,小声通话:“喂、是110吗?我要报警!”

110迅速接警,对王真简单进行安抚,说会马上派遣距离她最近的巡逻警察上门。艾琳娜带着王真藏身楼梯间,在皮包里一阵乱翻,她跟王真身边都没有可以防御的武器,除了包里的香水。她把香水瓶子像手榴弹一样握着,透过楼梯间门上的玻璃时刻警惕的看外面。901的大门始终没有动静,还好很快,巡逻警察就上门了,一高一矮两个男警察从电梯里一走出来,身后还跟着小区物业保安,她俩才算松口气。

其中高个子那个,一出电梯就联系110报警中心,通报已经到达报案地点,艾琳娜跟王真这才走出来。

“警察叔叔。”王真怯生生唤了一句,高个子警察转过脸来,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皮肤略黑,浓眉大眼,看着就一脸正气,很像八十年代老电影里的正派男主角,浑身都是安全感,就是显得老派,眼睛有神,快速将王真和艾琳娜扫描一遍。

“是你们报的警?”声音还挺好听。

王真开始讲述过程,但她说话没有重点,不会简单扼要,跟流水账似的,艾琳娜不耐烦,上前三言两语交代完事情,矮个子警察带着物业保安去敲门。“901,901,我们是小区物业,请把门打开。”

门里面还是没有动静,王真用“你们看吧”的眼神望着警察叔叔,小区物业的保安略显紧张,过年期间容易发生空屋盗窃案件,小区里好多业主都回老家了,这一层楼里,就只有901有人。保安看着两个警察,他们倒都很淡定。“901,我们是辖区治安警察,如果再不开门,我们有权采取强制措施。”

高个子警察不怒自威,他言简意赅的说完这句话,所有人都屏息以待,楼道走廊里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901紧闭的大门后面,终于传出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还有物体滚动的声音,两个警察一左一右堵在门口,王真跟艾琳娜踮着脚尖在后面看。

门锁和保险被打开,门开了,里面没有开灯,霎时间一股很重的烟味飘出来,一个个子很高的人从门后面露出来。那人比高个子警察还要高一些,被走廊上的灯照出模样,瘦削的脸,高鼻深目,头发略长,十分凌乱,显然好几天没有洗头了,胡乱搭在额头上。他露出脸的那一刻,把王真跟艾琳娜都惊着了,他穿着松松垮垮,皱皱巴巴跟破麻布似的衣服,领口被撕裂,露出脖子和锁骨,下巴上都是青色的胡茬,脸上,脖子上,都是抓痕,有几道明显还是刚添的。

高个子警察眼神很稳,快速将门里男人扫描一遍:“我们是这一片区域治安警察。”他按照程序出示证件,“我们接到两位女士的报案。请问你是901的业主吗?”

瘦削的男人一言不发,却把大门敞开了,顺手又把灯给打开。

屋里一片狼藉,像被炸弹炸过,凡是能摔碎的东西都躺在地上四分五裂,还有一个阵亡的手机。落地灯倒着,到处都是衣服布料的碎片,室内烟雾缭绕,因为不通风,都凝固了一样,雾霾似的,呛得王真直咳嗽。

“程鹭晨?”她试探的呼唤,“鹭晨,是我,我是王真。”

无人回应,只在被扯掉的窗帘旁边,蜷缩着一个人影,不仔细看就忽略,跟一大块阴影似的。乌黑的长发把脸挡着,她坐在地上紧紧抱着双膝,脸埋在胳膊里。王真以为她有事,急忙跑过去,离近了才看到她身边有把锋利的剪刀,王真小心翼翼用脚尖把剪刀踢开。“鹭晨,是我,我是王真,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警察把屋中一男一女隔离开,高个子警察询问男人,要他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个人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夫妻。

“男女朋友。”瘦削的男人开口,声音很嘶哑低暗,“我们是男女朋友,闹矛盾,打架了,就这样。”

“他说的是真的吗?”高个子警察扭头问蜷缩着的程鹭晨。

程鹭晨没有反应,没有回答,一动不动保持着那个姿势,无论是警察问话,还是王真叫她,她都一概不理。

矮个子警察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一趟,看的直咋舌,这要是小情侣闹矛盾打架,场面还真是惨烈。地上衣服的布料显然是被撕裂,被剪刀疯狂剪碎的,那么多好衣服,都被这么毁掉。玄关门口换鞋的地方,有几双鞋子也被划的面目全非,换衣镜也砸了,厨房里就没几样东西幸存,铁质的烟灰缸里,烟屁股堆成一座山丘。有什么仇有什么恨,情侣之间能闹成这副样子?

“你是他们的朋友?”高个子警察得不到程鹭晨的回应就又问王真,“那你认识他吗?他们俩是情侣吗?”

王真看看程鹭晨,又看看她男朋友,是凌瑞阳没错,高大帅气,气质冷硬,一副模特的好身材,就算被抓花了脸,即便披一块破麻布,也依然有种犀利哥的感觉,但王真支支吾吾,怕惹程鹭晨不高兴,不敢回答。

因为无法判断两人是否情侣关系,凌瑞阳所说的话是否属实,警察要带两人去派出所,凌瑞阳想了想,说有办法证明,从同样战地般的卧室里翻出一本相册,里面有他跟程鹭晨的合影。高个子警察看着上面的照片,曾经的两个人笑得多甜蜜,一个美丽一个帅气,十分的登对。

验明正身之后,矮个子警察教育了他们两句,让他们有什么矛盾就好好沟通解决,不要再动手,男朋友再怎么样也是个男人,看看脸都挠成什么样了,怎么见人。正要离开,凌瑞阳受了刺激一般,二话不说将手里的相册往地上一摔,摔门而去,留一屋子外人目瞪口呆。

艾琳娜从开始就一直没有进屋,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冷眼看着屋内。凌瑞阳沉默不语,怒气冲冲的摔门出去,险些跟她撞一起,艾琳娜看他披头跣足,就那么头也不回的走了,钻进电梯里宛若逃生出去,神情痛苦里有一丝丝解脱的意味,艾琳娜半晌嘴角微微翘了一下,继而又冷笑一声。

凌瑞阳走了,程鹭晨这才缓缓抬起脸,曾经漂亮的跟花一样的脸,空洞苍白的吓人。她本来就瘦,现在更是双眼都凹陷了进去,眼神都是木的,死死盯着大门的方向。

王真心疼了,也有些害怕,手足无措的蹲在程鹭晨旁边。“鹭晨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个样子……”

曾经通过男生集体票选蝉联多界校花人选的初恋女神,婷婷袅袅,豆蔻梢头二月初一样的程鹭晨,现在是如被狂风暴雨摧折的残枝,还跟一个一米八八的大男人干仗,她以前连看别人打架都不敢。

两个警察跟小区保安一道离开,走出门后,高个子警察忽然又将王真叫过来:“你朋友的状态有些不对,她身边不能没人陪。”他从警服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本本,在上面写了个名字和一串电话号码,撕下来给她,“要是有什么事,你们处理不了,就打这个电话给我,我叫邵凯,是这个辖区派出所的。”

王真握着电话连声道谢,将人送到电梯口。

“我也走了。”艾琳娜冲王真挥挥手,“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说罢,不给王真说话的机会,跟着警察和保安一起进了电梯。

下了楼,已经是半夜三点了,整个城市都在沉睡中,走出小区大门,早不见了凌瑞阳的踪迹,她的车还亮着双闪停靠在路边,只是车旁边多了一个人。上海的冬天湿冷湿冷的,冷意直往骨子里渗透,艾琳娜被这么一冻却精神了。

“怎么上去那么久?王真呢?”曹宁站在车旁等她,也不知等了多久。

“王真暂时留在那里,你怎么过来了?”

“嗯,你已经开了一天长途,肯定累坏了,知道你在这里,我就过来了,咱们以前不是说好的,我就是你的私人司机。”曹宁看到一辆警车在旁边,怪道:“怎么还有警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艾琳娜很自然的将车钥匙给他,两个人都进到车里,艾琳娜一瞬不瞬地盯着老公侧脸看,看得曹宁更加奇怪了。“怎么了?你怎么怪怪的?”

艾琳娜摇摇头,“没事,只不过就在刚刚,你让我觉得,我是个赢家。”

曹宁温厚的笑了笑,把手覆盖在艾琳娜手上,试试她冷不冷。“你一直不都是赢家,干什么都非要赢不可,也都能拼到赢为止。”

“不,你不知道,曾经我有个对手,无论干什么,我都赢不了她,无论我怎样,永远都比不上她,可是就在刚才,我终于搬回一局。”艾琳娜闭上眼睛,也笑了笑,只不过笑容复杂,“可是,这种赢法,我却高兴不起来。”

“你就是太要强了。”曹宁疼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看你累的。”

艾琳娜闭着眼睛说话:“这算什么,过了明天,我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走吧,去我们的新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