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5章 谁成为了谁 下

发布:2020/7/10 10:51:07

加入书架

最终这些高档新家电,只能全部搬到她们家一楼小院自己搭建的小棚子下面,那棚子是艾琳娜爸爸平时放工具,她妈妈做小生意手推车的地方,年轻时候双臂健全的艾琳娜爸爸,有一双能手,什么都能修,什么都会干。新家电连箱子都没拆,就被打入冷宫,看得艾琳娜妈妈愈发心疼。

“你有钱烧的,你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有钱也不能这么败吧,钱攒着放银行还能吃利息,万一将来有急用呢,花钱容易挣钱难。我跟你爸都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了,不讲这些。”

王真帮忙把大大小小的礼品拎进艾琳娜家,又惹来老人一番絮叨。“买这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干什么,回来一趟看看就行了,尽花冤枉钱。”

“这些保健品你跟我爸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就送人。”

“送人?我凭什么送人,这不是钱买的啊。”

“都是别人送的,不吃放过期了也得扔,你们自己看着办。”

“这些东西,要不你看看谁需要,转手卖了吧,咱们少收点钱。”

艾琳娜一听,顿时火了。“别人不要面子的啊,谁都跟你一样惜钱如命?”

老母亲霎时软下去:“吃吃吃,我跟你爸吃。”

艾琳娜妈妈手脚麻利,说着话又到处忙活,从女婿手里接过外孙,心疼的亲亲,把孩子放到自己房间的床上,少言寡语的艾琳娜爸爸就守在床边,看孩子看不够。艾琳娜老公是个勤快人,主动挽起袖子到厨房里帮忙,一手漂亮熟练的刀工,甫一亮相就令人惊艳。院子里的老邻居知道她回来了,陆续有人过来串门,王真家的母上大人也加入进来,跟小艾妈妈聊天,跟她老公寒暄。

“小伙子哪里人啊?头回上门啊,跟琳琳结婚几年啦?”

“阿姨您好,我叫曹宁,我是南方人,跟琳琳结婚快四年了。”

“曹宁啊,南方男人就是好,会做家务,看你这样子,平时在家都是你做?”

“是的,阿姨。小艾工作比较忙,她工作上的事,我帮不上,她应酬又多,本来肠胃就不太好,我能帮她分担的,只有这些了。”曹宁回着话,手上不停,一会儿的功夫,切出一盘盘配菜来。

王真母上羡慕的不行。“看看,看看这女婿找的,还是小艾有福气,打小上学就不让家里操心,不像我家王真,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从小到大没一样出色的。”

小艾妈妈正在卤肉,一边把卤汤里的香肠,牛肉翻动,一边问王真妈妈:“胡老师,真真在大上海这么多年,连一个对象都没谈过?这怎么可能呢。”

这就戳到了王真母上的伤处,幽幽叹息道:“谁说不是呢,我跟她爸都觉得奇怪,给我们俩急得,她爸都说出‘爱找什么样的都随她,只要不领个女的回来就行’这种话了。”

小艾已经结婚四年了,孩子都三岁了,做为她儿时的伙伴,对比鲜明。王真如今对这种事情颇为敏感,一听到是这种话题就速速逃离,客厅里没见着小艾,她熟门熟路摸进她卧室,这卧室王真跟自己卧室一样熟悉。艾小琳,不,现在是艾琳娜,站在床边,很小的一张单人床,上面铺着蓝白色格子床单,枕头外面还搭着枕巾,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墙上贴着她过去的成绩单和奖状,她有些恍惚,这里的东西还保持着原样,她一回来就被瞬间拉回过去。

艾琳娜觉得胸闷,听到身后门响,头也不回的说:“真真,陪我出去转转。”

王真巴不得晚上的家庭晚餐不用参加,她两个姑姑携家带口都要过来,比她小的表妹去年春天结的婚,女儿都半岁多了,晚上带着老公抱着孩子一起来,表弟也有了对象,唯独她还是孤家寡人,这已经是罪不可恕了,估计晚上会上演三堂会审,外加传统保留项目——说媒。

王真几乎逢年过年必回家,跟故乡的朋友保持紧密,在朋友群里发了声诏令,说小艾回来了,让大家今晚务必脱身出来欢聚。群里人说鱼丸子君也回来了,提议到鱼丸子君姐姐开的漫画书屋再聚首。鱼丸子君大名于一凡,打小是个小胖墩,皮肤比女孩子还要白净,圆润的像一颗大丸子,虽然有胖的特征,不过还好并不痴肥,还有Q弹跳脱的一面,故而得此名。

中学时代她们都迷日漫,鱼丸子君有个亲姐本来是开书店的,后来也做动漫的生意,成了她们这些高中女生的聚会根据地,王真因此跟于一凡结缘,继而再引荐给程鹭晨她们。一群人每到放学,叽叽喳喳聚在书屋里,聊八卦,吃零食,看漫画,每年回来,王真都会去漫画书屋,那里有她整个少年时代的所有记忆。当年这帮姑娘里有个首领,画画的特别好,是个美术特长生,姓乔,大家都管她叫小乔,她不喜欢,觉得没气势,自己取了个花名叫乔恩娜一世,在漫画书屋搞了个漫画社团,誓要做国漫的先驱,成立的时候立下豪言壮语,要把社团当做家族产业做下去,传给下一代,世世代代传下去。当时的成员有程鹭晨和王真,艾琳娜属于编外人员。

乔恩娜一世第一个响应:好呀,我今年也回家过年了,可以把孩子甩给我妈,欢迎小艾荣归故里,咱们社团今年再重聚,还有谁要来?晚上吃什么?

群里跳出一个大白的头像,打着一行字:一起吃鸡吧。

这一句话炸出许多人,各种表情接龙。鱼丸子立刻在下面回复:说鸡不带吧,文明你我他。

先前说吃鸡的大白,发了个纯真无邪的表情:大哥哥,你说的人家都听不懂。

乔恩娜一世立刻发:袁大爷,就属你最老司机,装什么防滑链,今天谁都别想去幼儿园!

王真抱着手机坐在艾琳娜豪车上笑得前仰后合,一边给艾琳娜念,一边快速打字:原来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我要下车!我还是个孩子!

喜欢看漫画的人,都会有很纯的童心,随着年岁渐长,哪怕埋得深,也都还在。可是艾琳娜忽然发现自己有些融不进过去旧相识们的圈子了,王真笑得依然像个高中女生,她觉得自己像王真的姨母,明明是同龄人,怎么感觉好像跟她有代沟了呢。

鱼丸子君的漫画书屋在她们当年高中附近,这条路艾琳娜闭着眼睛都能走,刚把车停好,迎面只见一人一狗,差点把王真笑死。街角那边,转过来一辆“娇小”的电驴子,吃力的朝这边爬行,车上威武雄壮的身躯跟瘦小的车子不成比例,电驴子就像驮着巨碑的赑屃,上面的人,怒发张扬,表情刚毅,穿一身杨子荣样式的军绿色翻毛大棉袄,身前立着一只很喜感的狗。

那狗直立在电驴子的踏板上,两只前爪扒着车把,一副酷酷地表情,仰着它的脸吹风,两只长长地耳朵,毛有点卷,活脱脱跟它身后那人一模一样。

“艾、你快看,那是谁——”王真把车窗玻璃放下来,“梁山好汉黑旋风李逵,骑着一头驴,带着一条狗,下山打家劫舍来了。”

“袁媛,好久不见。”艾琳娜从车里出来,刚好电驴子停在她旁边。

“我天,艾姐,你这是发了呀!今晚上咱们又不开酒会,你搞这么隆重,冲你这身行头,晚上不吃鸡,咱们是不是应该杀富济贫一下。”袁媛是个高大壮的姑娘,身高体重都一七零,此外她还有个霸气外漏的花名,人送绰号袁大爷是也,因为她特别喜欢问候别人家大爷和当别人的大爷。

袁媛比她们都要小,八八年的。王真说袁媛家祖上,一定是胡人,到她这代,胡人的金发碧眼都被汉人同化了,就只剩下壮硕的身躯和一头卷毛,还有豪爽不羁的性格。给她粘一圈假胡子,头发往顶上一盘,活脱脱就是水浒传里的李逵君。

王真逗着狗,“这是你的狗?跟你长得还挺像的。”

袁媛一脸娇羞:“我家亲爱的送我的。”

“你家亲爱的?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她已经是有主的人了,这是在明目张胆的炫耀呢。”

身后忽然有人说话,王真和艾琳娜回头,后头站着个少妇,半长发,圆脸,穿着打扮颇有知性风,一脸恬静淡然,岁月静好的模样。好多年不见的乔恩娜一世,艾琳娜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中阶段,打扮的像个阿拉蕾,戴着棒球帽,有各种各样的格子衬衫,从来不把衬衫下摆塞进裤子里,而是打成结,背着画板,踩着单车,是这个城市里第一个穿破洞乞丐裤的,没少被教导主任抓典型。她总是一路摇着铃铛,把单车骑出风驰电掣的感觉,冲到书屋门口,猛地捏车闸,单脚支地,自行车一个乌龙摆尾,停的稳稳当当。她车技很高,还可以双手脱把,在校园的操场上表演。王真曾经也学她,摔的鼻青脸肿,艾琳娜当年多么羡慕她,觉得她特别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还会吹口哨,把棒球帽反扣在脑袋上,冲操场上运动的男生吹口哨,带着她们这帮女生,骑着单车呼啸而过。

时光倒回,恍惚还是高中模样,书屋的门推开,上面悬挂的风铃脆响,她们一个一个鱼贯进去,冲柜台后面忙碌的大姐喊:大姐,我要一瓶冰汽水。大姐,章鱼小丸子还有吗?大姐,我定的皇明月画集到了没有,还有天野喜孝……大姐,这个月的《**卡通》、《少年漫画》……

书屋里贴着最新的漫画月刊海报和插画,于一凡的姐姐于丽在柜台后面忙碌,一台玻璃门的冰柜,里面都是汽水,柜台上有烤肠机和章鱼小丸子,里面还有一间,靠墙全是书架,各种漫画书,小说。靠着窗子的地方是两张卡座,基本都被她们占据着。卡座的桌子上有块板,上面贴满了花花绿绿的心情贴,还有一些不具姓名的留言与告白。

那扇门的后面,装着她们的一整个青春啊。

重返二十岁里,那家叫做青春的照相馆,进去之后,返老还春,这装载了青春记忆的书屋,要是也有魔法该多好,可惜,人生不是一场模拟游戏,可以删档重来。

叮铃铃的一阵响,门从里面被人推开,于丽大姐探出半个身子招呼外面的四个老朋友。“来了怎么不进来,都站在外面干什么?快进来,我跟我弟给大家准备了火锅,晚上哪也不去,就在店里吃火锅。”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