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6章 那些花儿 上

发布:2020/7/10 10:51:07

加入书架

袁媛拉着跟她长很像的狗往里走,艾琳娜毫不客气直捣王真心窝子,“还说别人是李逵,李逵都搞对象了,你呢,连李鬼都不如,你连手,怕都还是出厂原装吧?”

王真犹如被利剑穿胸,弱弱地反击:“我才不要跟一只狗长得有夫妻相。”

但袁媛的爱犬,一进门就被书屋里养的猫揍了,黑猫警长浑身炸毛,发出威胁的嘶吼,吓得袁媛爱犬缩在主人身后瑟瑟发抖,气得她怒吼:你大爷的,竟然怕猫,太给老子丢脸了。说着就去拨电话,一接通,神态语气顿时变个人,嗲嗲地,从李逵瞬间变身志玲姐姐。“喂、老公,于姐的猫欺负咱们家爱爱,你快过来,先把爱爱带回去。”

王真一听狗名,顿时没了伤痛,哈哈大笑,指给艾琳娜看:“爱爱。”

爱爱只能被栓在门外吹冷风,于丽大姐跟每一个人拥抱,眼角有清晰的岁月痕迹。“姑娘们都回来了,我感觉自己就像你们的老母亲。现在你们嫁人的嫁人,当妈的当妈,真难得今年又都聚在一起了,我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过去。”

她们是漫画书屋的第一茬客人,从初中到高中,几乎大半课余时间都在这里度过。于丽现在烫了个妈妈头,被王真调侃像释迦牟尼,于丽拿着筷子追着她打,真是又回到了过去,笑得群魔乱舞。艾琳娜十多年再没来过书屋,柜台的位置变化了,于丽大姐成了中年阿姨,身穿罩衣,浑身上下都是妈妈般慈祥的味道。书屋里添了奶茶和咖啡,还有日式简餐。窗子被拓宽,落地的,面朝外头一溜吧椅,一字型吧台,窗上贴着窗花,还有圣诞快乐。折叠梯上站着一个人在布置彩灯,中间一大块地方显然刚被清空,所有的桌子都并在一起,电煮锅里沸腾着火红的汤汁,菜码用一次性盘子装着,十分丰富。

书屋变大了,其中有一面墙空出来,上面钉着一张张拍立得照片,一副副青春洋溢的脸,穿着各种不同颜色和样式的校服,应该都是现在的高中生,艾琳娜和乔恩娜一世一张一张看过去,看到角落,忽然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照片上有她们俩,还有王真,袁媛,鱼丸子,花朵,小潘潘和程鹭晨。是高三那年拍的,于一凡的小舅到**旅游,带回来一个拍立得相机给他,从此开启于一凡的摄影之路。她们高三的时候,袁媛还是初中生,因为太过中性,又整天张牙舞爪的,备受女生们的排斥,用彪悍来掩藏内心的失落。年纪最小的花朵,都没人记得她本名叫什么,因为小,所以大家说她还是祖国的花朵,从此就这么叫她了。

“听说花朵快要结婚了,又有一朵祖国的花朵,即将要被一个男人掐走了。”乔恩娜一世说,“她好像是九几年的,跟咱们一起玩的时候,她还是小学生,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乔恩娜一世现在又叫小乔了,她说现在没啥野心,就想做个小姑娘,被人妥帖保护,生活安稳幸福。这个风一样的女子,最终成了别人的妻子,一个孩子的母亲,跟随夫家住在别的城市,在学校里教美术,打算要二胎了。结婚之前,她曾有过一段浪迹天涯的岁月,放荡不羁爱自由,做背包客,走川藏,云贵,爬雪山,从一间客栈到另一间客栈,从一张床到另一张床,床上的男人不一样,纹身都是洗了又纹,纹了又洗。

“程鹭晨今年怎么没回来?你们那边不是要拆迁吗,今年再不聚,以后大家就住的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咱们这些老人还能聚在一起。”小乔微微眯起眼睛,里面亮晶晶的,泛着光,“她可是咱们社团的头牌,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照片里最打眼的,依然还是程鹭晨,高中时候就一米七二,长着一张初恋脸,黑长直的头发,有些像郭碧婷,站在她们一群人里格外出挑。艾琳娜看到过去的自己,低头含胸的呆在角落,面目模糊,像一大块阴影,是她最不喜欢的样子。

王真的手从两人中间穿过,把那张照片扯下来,“鱼丸子,这张照片你还留着呢?”

踩在折叠梯上的人,衬衫外面穿着深灰色鸡心领毛衣,摆弄好彩灯,转过身来,像一只大龙猫。“那必须的,我不仅留着这张,我还留着你们各种出糗、现原形的瞬间,别看你们现在都人模人样,以前一个个都是西游记里的妖怪,我得保留好,给你们老公看,让他们知道你们的原形是什么,死也要死个明白。”

“你大爷的,居心叵测啊。”袁大爷踹一脚梯子,“你想干什么?”

鱼丸子跳下来,“我只是代表人民,要感谢你们的老公,正是他们牺牲小我,舍身取义,把你们这些祸害给收了,才有如今的天下太平。他们大公无私,为民除害的精神可歌可泣。”他朝袁大爷一点,“尤其是你家那位。”

袁大爷叉腰怼他:“我们都是妖怪,就你是唐僧,你这坨唐僧肉怎么到现在都没人吃啊?”

“本座乃上邦稀奇之物,岂是愚妇俗人吃得的?“鱼丸子端着姿态,“想吃的多了,没道行的吃不了,你以为是满大街的羊肉串啊,想吃就吃。”

袁大爷大笑着过去捶他:“你是舌尖上的唐僧?还要精工细做,讲究餐桌礼仪?死鱼丸子,那我祝你孤独终老,你千万别找女的结婚,代表月亮消灭你!”

袁大爷跟鱼丸子在那边闹,把他打的招架不住,这边小乔问王真:“听说程鹭晨在上海,跟你一个城市,以前就属你俩最要好,你们还有联系吗?”

王真吃着大姐准备的小零食,想了想才回答:“算有联系吧,偶尔能看到她的动态,大部分都是有关她男朋友的工作,品牌爸爸们的宣传,人家跟男朋友在时尚圈,跟我不是一个层面。”

小乔微讶:“你们都在上海,十年了,不见面的?”

王真说:“不常见,我朝九晚五,她时间没一定,总难碰上。有一年上海时装周见过一次,在新天地,她带着我参观后台。她太忙了,你们是不知道,那天是内衣展,我的妈呀,后台男模特一个个光着,那身材,我差点当场阵亡。”

“王真你这花痴的毛病到现在还没好啊?”于一凡冲她喊,“这可是病,得治,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指望能嫁出去。”

“我就是喜欢看脸,怎么的!”王真不搭理他,继续神采飞扬跟小乔说时装周的八卦。“你知道吗,原来内衣男模特拍广告片,为了显得更阳刚更有男人味,都是往那里面塞的袜子,哎呀我的天哪,可笑死我了!”

小乔也笑:“你亲眼看到他们塞的?程鹭晨男朋友也塞?”

“这我怎么知道,我听程鹭晨说的。”王真嚼着零食咔嚓咔嚓,话还不停,“她男朋友超高超帅的,一米八八,我还是头一回见着那么高大帅的人,又冷又酷,比电视明星还好看,就只有对程鹭晨才温柔,声音也好听,听说还玩过乐队,我们一起唱过一次歌,当场就有经纪人要签他做歌手,对程鹭晨超好,挣钱都供着她花。”

一听到大帅哥,几个女人眼睛都亮了,于丽嚷着要看程鹭晨男朋友的照片,王真翻出手机,在程鹭晨朋友圈里的找给她们看,一个个看的双眼放光,啧啧不已。

“我去她大爷的,这么好的男人,怪不得鹭晨姐不肯回来了,还把男人藏着不给我们看。”袁大爷艳羡的直拍桌子。“哎呀,想想也是,鹭晨姐长那么漂亮,当年多少人追,有一回我跟她好端端街上走着,突然冲出来一男的,喀嚓就给她当面双腿跪下了,双手呈上一封信,我当时就蒙了,心想咋回事啊,这是要拦路喊冤还是咋的?鹭晨姐她爸是党**不假,但她爸也不管政法啊,后来才明白,原来是送情书告白的,吓得鹭晨姐好久不敢从那条街走。”

几个人笑得东倒西歪,只有艾琳娜,转身朝外走。“我去门口买酒水。”

王真看着艾琳娜出去,悄悄叹声气。其他人都没在意,于丽开始往锅里下难煮的料,“袁大爷你自己男人也不差啊,九几的?反正我记得比你小,你老牛吃嫩草。”

袁媛骄傲的把胸一挺:“九二的。”

王真一双弯月样的眼睛都瞪圆了:“九二年的,你怎么下的手?你对人家霸王硬上弓啦?”

陆续一些旧朋友从城市的各个角落赶来欢聚,留在故乡的,过年从外地回来的,只要能出来的都出来了。火锅热气腾腾,冬日里的老友记,再没有比吃火锅更合适的了。艾琳娜出钱买了酒水饮料,门口小超市最贵的红酒也不超过二百一瓶,她一口气全包,吃火锅喝红酒,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一下子来了十几号人,关系有远有近,拥满整个书屋,热气弥漫包裹着陈年的友谊,接连起往昔的青春记忆。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化,没来的也在群里参与狂欢,王真辣的满脸通红,热气直往头顶上冒,心里想,这才是过年应该有的气氛,这样热烈的夜晚,驱散寒冷,也消去压在心里多日沉甸甸的大石。就让她暂时都忘记,过完这个年,她未来的路又要往哪里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