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7章 那些花儿 下

发布:2020/7/10 10:51:07

加入书架

袁媛家九二年的小鲜肉来了,不算帅,但胜在鲜,跟袁媛一动一静,女强男弱是互补型。有人起哄,说怪不得送袁大爷一只狗,原来是个小狼狗啊。大家非让他交代是怎么被袁大爷拿下的,一个个都要灌他酒,小鲜肉腼腆笑着,反而更惹得这帮没正形的大哥大姐故意逗他,各种刁钻问题一个接一个,小鲜肉招架不住,袁大爷扎起护夫的架势,谁叫嚷就灭谁。“什么怎么拿下的,是吸引。想听吗?想听先跟我喝,喝得过我,就告诉你。”

在座的诸位,没几个有她的量,她是天生的千杯不醉。王真挨着小乔,眼红心热,“真没想到,袁大爷竟然还有此等艳福,她究竟怎么办到的?”

“还能怎么办到,两情相悦靠吸引,无非打打闹闹,肢体接触,面红耳赤。她那种性格,又不是没人喜欢,直爽开朗也是一种魅力,内向的小男生很容易被那种豪气吸引,就像上学的时候,乖巧的好学生总是会喜欢上叛逆的学渣。”小乔眼明心亮,“人总是会喜欢自己没有的。”

王真托着腮说:“我感觉男的比女的小,不是太靠谱,不是有句话说,男人年轻的时候都喜欢姐姐,上了年纪就喜欢妹妹了嘛。他俩能长久?”

“从男人的生物属性上来讲,确实如此。不过爱这个东西很难说,你不应该想这么多,先把自己框死。人生很长,谁规定一辈子就只能爱一个人呢,你总得先有吧,不合适再换,多换几个,才更知道哪种最适合自己。你倒好,还没在一起,已经想到会不会被抛弃。”小乔不仅外形知性,讲话也知性,跟以前的她判若两人,“往往到最后,最适合的,在一起最契合最舒服的那个,完全不是当初你的理想型。爱情的本质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你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里是怎样的一个人,又遇到一个怎样的人。所谓的登对,不过都是恰逢其时。”

王真认真讨教:“小乔,你看我现在适合找什么样的男人?”

小乔侧眼瞧她:“你?你知道自己要什么吗?如果是婚姻,与其说是选择伴侣,不如说是选择生活方式。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自己清楚吗?”

一句话让王真沉默了,过了半晌,才苦闷的说:“这种东西也不是想要就能要得到吧,我想要霸道总裁爱上我,各种帅哥为我争风吃醋,一言不合就买房子买珠宝买物业送我,我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乔直接笑趴下:“王真,你知道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为什么喜欢跟你一起玩吗?”

王真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小乔。“为什么?”

“我最喜欢你对什么事都很乐观的态度,不管遇到什么,考试成绩不好,被老师家长训了,跟同学闹矛盾了,你总是会说无所谓,有什么大不了,我就想说这姑娘心可真大呀,怎么每天都能那么开心呢,到哪都是笑,遇到什么都能过去,心大了,事就小了,乐观是性格,但能够一直保持乐观,就是能力了,跟你在一起很容易被感染快乐。”小乔端杯跟王真碰了一下。

王真喝一口:“小乔你当老师了,就是不一样,这种话以前我们班主任也说过,但她还有后面一半,积极乐观是好,但不长进也是真的。”俩人相顾而笑,她再跟小乔碰一下,各自饮一口,“富润屋,德润身,心广而体胖,看来我比以前更宽广了。”

这一边欢声笑语,另一边有人见艾琳娜出手阔气,雍容华贵,几千块的酒,眼睛都不眨一下,问她:“你现在做什么职业?”

“做保险。”

“你是卖保险的?”问的那人一脸不敢置信,“现在卖保险的都发啦?你卖什么保险的,车险还是寿险?买保险真的有用吗?”

艾琳娜不太想跟人普及保险知识,她早过了跑业务到处拉单子的阶段,从鳄鱼皮包里掏出自己助理的名片递过去:“你要感兴趣可以打给她咨询。”

一桌子十几号人,先前闹腾完一轮,吃的也七七八八,开始各自聊话题,以于丽为首的几个妈妈在一起聊孩子的教育,探讨自己这一辈跟父母那一辈截然不同的教育观。父母那一辈的教育方式是,你总会孤身一人,谁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现在不一样了,提倡不管孩子想做什么,总会有亲人做坚实的后盾。也就是说,教育孩子不再是你做的不好,我就不爱你不要你了,而是说做的不好,我虽然不高兴,但是我仍然爱你包容你。时代不同了,生活富足了,不再需要老鹰式的推孩子下悬崖,即使养成鸡崽子,父母也能庇护安乐一辈子。但是,问题又来了,教育的中心虽然是要孩子独立,但是大方向还是倾斜了。过去很少父母跟孩子做朋友,谈心也只发生在有大事的时候,现在妈宝简直太多了。

几个妈妈从生孩子身材变形,身体素质严重下降,聊到孩子上学,每天晚上陪写作业恨不得再把他们塞回去,什么都干不了,就盯着写作业了。

“每天早上英语老师在家长群里说我孩子作业没交,我就假装没看见。”于丽难得有这样可以放肆的夜晚,聊的特别欢畅。

小潘潘也生了女儿,刚上幼儿园,闻言道:“啊,你真不管啊。”

“人有多大胆,作业拖多晚,写不完能咋整,捉着不让睡觉?只能中午捉着补一波。”于丽大姐话里透着有心无力。

小潘潘说:“你儿子五年级吧,是不是作业太多了?”

于丽把酒杯往桌上一搁,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屁,现在都减负了,作业不算多,他就是磨叽,一道题能写半小时。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光吵嘴去了,不盯着吧,晃一圈过来,还是一个字没写。反正就是不想写,老师撵在屁股后面就写一写,数学比较简单的,也写一写,英语完全死记硬背,根本不会,就大眼瞪小眼,也不背也不写。”

“不是学习的料,也没兴趣,以后咋办?”

另一个妈妈半开玩笑的吐槽说:“只能靠揍了。考完试狠揍一顿再说,也就只能管一会儿用,以后再大些,揍也不管用,就喜欢玩游戏,还是无脑的那种,看得我都着急,玩个网游也不知道协作,就是专坑队友的那种,各种不动脑子,一点不想着去寻找规律,总结经验,打游戏还不如我。”

女人们有女人们的话题,男人们聊男人的,王真是参与不进去,艾琳娜是懒得去参与。靠窗的一字型吧台上养着植物,多头水仙,正是花期,娇嫩的花朵,叶姿秀美,还有室内培育的月季,暖气房里依然开花,一茬茬的开,带着刺和各种颜色,肆无忌惮,很像曾经的她们。

于丽发现王真和艾琳娜的无趣,给两人夹点菜,讪讪地笑说:“是不是听的挺无聊,其实女人一结婚生子,身边的圈子就变了,结婚变一次,生孩子以后又变一次。有了孩子以后,孩子老公和家庭,就基本占住了所有时间精力,更没有功夫交友,最多就是妈妈们交流育儿经验。”

艾琳娜笑了笑:“我儿子也三岁了,听你们聊妈妈经,我挺受用。”其实她一点都不认同于丽的观点,她也有孩子,可还是奋斗在职场上,谈笑间攻城掠地,刀光剑影。曾经她听一位前辈说过,在大城市一线待久的人,回到故乡会发现完全脱离,思维方式跟观念都不一样了。她今晚可算是感同身受。

思路决定出路,眼界决定境界。精进练功之苦,苦于寒窗数年,脱胎换骨之痛,痛于碎骨抽筋。艾琳娜的经历和阅历,早已不是在座这些人可比,她跟她们完全是两极。可是又不能抽身就走,情面还得留。好在这个时候音乐响起,终止这些人各自为政的话题讨论,大家把酒言欢过罢,耳酣面热之际,温润周到的鱼丸子君打开电脑和音响,放出一首老歌——那些花儿。

再没有哪个时候比放这首歌更妥帖的了。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她们都老了吧,她们都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歌声响起,大家都安静下来,渐渐开始跟着哼唱,唱着唱着,相互之间勾肩搭背在一起,好些人眼角都有泪意,脸庞喝的泛着红光,眼睛一睁一闭,倏忽十数年的时光,他们有共同的青春记忆,曾经觉得时间漫长,可如今已经到了这么容易怀旧的年纪,轻易被一首老歌弄的泪流满面。

2016年的最后一天,毕业都十几年的这群三四十岁的大叔阿姨们,趁着酒意,吵嚷着要集体再回学校去看看,再去操场上点名,再去做做课间操,再来一次班级间的接力赛跑。一群人呼啦啦的响应,艾琳娜本不想去,她一点都不想陪着他们回忆往昔,但被王真跟小乔架着一起走,鱼丸子带上他心爱的拍立得,冬日的午夜,曾经的高中大门紧锁,他们熟门熟路寻到当年逃学打街机的拐角,垃圾箱还在老地方,从那上面很容易可以攀上墙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