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8章 现实满屋 上

发布:2020/7/10 10:51:07

加入书架

艾琳娜依照惯例,每天早上七点会准时起床查看备忘录,接收各类电子邮件,处理一些工作上的琐事,哪怕除夕也不例外。邮箱里总部的调令是全公司主管以上都能收到的,虽然年前已经人事公布过,每一次点开再看,都由衷为自己感到高兴,这一次的晋升,对她而言意义重大。年后,她就要从**调往上海,正式上任,成为上海分公司的一把手,辐射整个江浙地区,下面众多区拓部门的AHD,统御一方,可谓诸侯,封疆大吏。

今日的埋头苦干,才能换来明日的扬眉吐气。她还记得第一次进公司时,看到墙上偌大的标语,这句话,她记了十年,实践了十年,昔日的贫穷臭水沟女孩,如今珠光宝气,实现了升阶。

助理刘洋在微信上给她发来几套房子的信息,公司给她安排上海的住房,地段,价位任她选。艾琳娜回到故乡,并没有住家里,家里也没法住,早早在市中心最高档的酒店定了套房,艾琳娜一向睡眠不太好,为怕影响她休息,丈夫曹宁特意又加一张床,自己带着孩子睡另一张床上。昨晚被王真拖着闹腾到很晚,也是曹宁过去接她回来,父母一直在酒店里帮着看孩子,等她回去才离开。

艾琳娜每一个房子都浏览一遍,见曹宁醒了,就把手机递给他。“刘洋给找的房子,这么多套,你看看选哪一个。”

曹宁说:“你喜欢哪个就选哪个。”

艾琳娜起身准备去洗漱了,闻言停下来,盯着曹宁,语气有些不满。“你这是在敷衍我吗?这房子就我一个人住吗?我问你事情的时候,你能不能给我一些建议?”

曹宁从枕头旁边摸起眼镜戴上,拿着艾琳娜手机翻看房子介绍,好脾气的说:“上海的城市环境我们不熟悉,交通情况也不清楚,我们现在只能看到房子内部,还不清楚周边环境,虽然信息里面有简单的描述,但也还是需要实地看过为准。这是你公司给你配的,肯定要以你方便和喜欢为准,要不过完节我先过去,帮你去看看,然后综合一下,你上班方便,交通便利,周边生活设施配套完善,房子里面细节满意。”

艾琳娜这才转身走进卫生间,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打算初几过去,我让刘洋安排。”

“大过年的就别麻烦人家小姑娘了,让她安心过节,我自己安排。”

艾琳娜再不多言,自顾自洗漱化妆。

曹宁忽然想到一事,走到卫生间门口,“车子怎么办?你要自己一路开去上海?还是我开车过去,你坐高铁,人也舒服一些。”艾琳娜老家没有机场,想坐飞机得去省城,还要折腾。

艾琳娜往脸上拍精华液,再涂保养霜和眼霜,还有隔离,粉底跟蜜粉,一层一层,像给自己套铠甲。昨夜一群男同学在高中校园大操场上怂恿王真跟程鹭晨连线,想看看自己当初的暗恋女神,视频电话兀自响很久也没有接通,王真说大概程鹭晨在赶路,说不定今天就到家,艾琳娜就对自己今日的妆容格外仔细。“车留给我就好,不就是开几个小时嘛,你忘记啦,当年在**,为了要一笔账,我自己一个人开着一辆要报废的桑塔纳,一直开到内蒙。”

艾琳娜化妆搭配服饰的功夫,父母已经打电话来催了,曹宁见她没有想要接的意思,就自己到露台上跟岳父母讲电话去,挂了电话进来,艾琳娜一身盛装,烈焰红唇,提着鳄鱼皮包,一只手还夹着笔记本电脑。曹宁不禁好笑道:“我的女王陛下,你是回家省亲的,不是来打仗的。”

艾琳娜简单说一句:“还有工作上的事要处理。”

曹宁无奈摇头叹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天天如此,“工作哪有家人重要,身体也要紧呀。”

艾琳娜听了不太开心,“工作不重要,哪来如今这样的生活?不努力工作,怎么可能会有好的生活,我又没有嫁给有钱人。”

两人之间忽然就僵住了,好在Tim醒了,揉着眼睛要爸爸,曹宁过去抱他,艾琳娜凑过去在儿子两边脸蛋上亲亲,这才彼此缓解。“我去楼下餐厅等你,我们先吃点东西垫垫,估计过去以后要忙很久,正经吃饭得等人都到齐。”

等她一家三口回到家属院,已经是中午了,各家各户忙着准备除夕夜的食物,打扫旧礼堂,把单位库房里搁置多年的桌椅都搬出来,这是几十年老同事,老邻居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春节,**台上还给老领导们布置了讲话的地方。王真家里所有亲人都来了,王真还赖在床上,前一晚欢聚的后遗症在这时显现,她头痛欲裂,昨夜又跑又闹,还翻墙爬大门,浑身这会儿酸痛的要命,动都不想动,直到母上大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把她从床上薅起来。

下午陆陆续续来的人更多,家属院能回来的人都回来了,程鹭晨还是不见踪影,好在电话是能打通了,程鹭晨跟爸妈说今年实在回不去,有几个工作要赶,出新年档贺集,还要赶杂志封面的拍摄,她也走不掉。一片欢乐的海洋里,程鹭晨爸妈显得格外失落,坐在位置上看别人家的孩子说说笑笑。艾琳娜一直在看电脑,偶尔跟人聊天,也是问拆迁的补偿问题,王真有气无力的挨过去,看她电脑上究竟有什么好看的,发现都是一张张表格,密密麻麻的,吓得她赶紧远离。

今天是老人家们的主场,小辈们配合在旁边扮演乖巧可人,各桌上的菜肴都是自家做好带来的,父辈们缅怀自己的青春,那又是另一个时代,另一辈人的事情。

春节过后,曹宁先行奔赴上海,每日向艾琳娜汇报详情,王真被拖着走亲访友,被迫接受长辈们的聆讯,她原本考虑寻个合适的时间跟家里人说失业的事情,可被这么一搞,弄得心烦气躁,恨不得赶紧离开。要是被家里人知道她成了无业游民,那以后就更没安生日子过了。工作没了,那就再找,她积极乐观的性格再一次发挥作用,王真就不信,凭着自己十年传媒行业的资历,还找不到一份工作了。只要愿意留在上海,机会总会大一些。

艾琳娜这几天要独自带娃,弄得焦头烂额,好在母亲还能帮把手,也是为了提前让Tim适应日后的生活。过年回家前,她跟曹宁商量好了,打算暂时把儿子留在老家,给她爹妈带,等她上海那边一切平稳过渡了,再把孩子接过去。曹宁是浙江嵊州谷来镇人,跟马云是同乡,家里还有一个弟弟跟弟媳,按理说,曹宁家离上海更近,家里成员也多,帮忙照顾孩子更适合,但艾琳娜虽然是个女强人,职场上无往不利,也依然处理不好千古难题,跟婆婆的关系并不融洽。嫁给曹宁这些年来,也就去过婆家两次,一次是回去办婚宴,一次是给儿子做满月酒,每一次都闹得不欢而散,艾琳娜性子强,又能挣钱,谁的面子都不买,更是不会曲意奉承,讨好服软那一套。

好不容易挨到初五,艾琳娜再呆不下去,就要动身去上海,母亲拦住她说:“老话说,三六九往外走,才是出门的吉日,你一个人要开那么远的车,更要讨个好彩头。”

到了初六,王真也在家里呆不住了,拖着行李箱要走,对门程鹭晨爸妈央求她捎东西给程鹭晨,好几大包,王真不好拿,也没法拒绝,艾琳娜母亲就提议王真搭艾琳娜的车,两个人一起还能互相有个照应。王真看着艾琳娜脸色,只见她眉头蹙了一会儿,竟然答应了,两人从程鹭晨爸妈那里拿了地址,装了满满一后备箱东西这才出发。刚忙活完,坐上副驾驶的位子,母上大人硬塞进来一大袋东西给她,里面都是她喜欢的零食,母上交代说给两人路上吃的,王真也没太在意,嘟嘟囔囔抱怨着塞腿下面了。

车子刚一发动,原本还在外婆怀里玩玩具的Tim就像知道了什么,哭闹不停,这些天他光要爸爸就闹得人心力交瘁,现在妈妈又要走了,还不带他,三岁的孩子硬是从外婆怀里挣脱,扒着车门使劲拍打,哭着不住喊妈,听得王真都快要流泪了。艾琳娜父母哄着Tim,说妈妈出去买东西,去去就回。

艾琳娜落下车窗玻璃,沉着冷静的冲母亲说:“妈,你抱好Tim,把他带回屋去,把门关住了,让他哭一阵,自己就好了。”

“孩子的事你不要操心,有我跟你爸,专心开车,路上当心,到了给家来电话报平安。”

艾琳娜点点头,车载屏幕上是导航出的路线图,从这里到上海七八百公里。她透过车窗跟儿子说话,语气像对成人一样。“Tim,曹灏睿,妈妈不是去买东西,也不会等下就回,妈妈要去上海,你要在这里跟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等在上海找到合适的幼儿园,爸爸妈妈就来接你。你要听外公外婆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妈妈要你记住,小男子汉是要有担当的,要独立和坚强,妈妈要去工作赚钱买大房子,你要懂事,要做一个优秀的小男子汉。”

三岁小儿哪管这些,听说要被独自留下,双手抠在车窗玻璃上,哭的惨绝人寰。“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跟你一起去上海找爸爸——”

王真看不下去,小声对艾琳娜说:“孩子太小了,你哄哄他吧,就骗他一下又能怎么样呢,非得这么残忍吗?”

艾琳娜冷道:“为什么要骗他?因为是小孩子,所以就该被骗吗?面对现实不好吗?”

王真被堵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外面几个长辈齐上阵,好不容易才将Tim的手从车窗上掰下来,艾琳娜迅速将车玻璃升上去,利落的将车子掉头,半点犹豫都没有,向大街上驶去。王真扭头朝后望,Tim哭的伤心欲绝,她的爸妈,艾琳娜的爸妈,程鹭晨的爸妈都在大门口目送挥手,频频张望,疑似抹着眼角拭泪。在家虽然烦,离家的那一刻还是鼻子直泛酸,心里堵得慌。

王真一直扭着头看后面,直到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才恋恋不舍的转过脑袋。

“是不是觉得我心狠冷血?”艾琳娜忽然开口。

王真哼一声:“不是觉得,是你本来就是。当年高考分数下来,你失利了,没考上理想的大学,但是也还是有学可上的,可你呢,拿了家里几百块钱不辞而别,整整三年没有音讯,你知道那时候你爸你妈找你找成什么样子吗?”说到这里,王真心中多年困惑想要求个解答:“咱们这些同学里,你学习一向好,当年高考怎么就考砸了呢?”

艾琳娜眼神坚定看着前方,没接王真的话茬,还是在自己的话题里。“我们这一辈,小时候都是被爸妈骗着长大的,问他们我们是从哪里来的,说是垃圾堆里捡的,过年的压岁钱,说是先帮我们收着,哭的时候说不听话会被警察抓走,不愿意吃鱼籽,说不吃不会数数,不让在家里打伞就说将来会长不高,说谎话的小孩鼻子会变长,第一天上幼儿园,害怕跟爸妈分开,说是去给买棒棒糖马上就回来,就像今天这样,如果我骗Tim,他就会怀抱希望一直等,我不回去,他就会受到伤害,同时觉得我说话不可信,我没有信誉了,将来在孩子面前,我说什么他都会质疑,不如让他面对。”

王真的思路瞬间就被艾琳娜带着走了,不以为然的说:“可是小孩子能懂什么呢,虽然我们是被父母骗大的,可他们也是出于爱我们,被他们那样骗大,对我们也没什么不好的后果啊,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嘛。”

“小时候爸妈最大的谎言,就是当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他们总是会说,等长大了就好了。”艾琳娜终于扭头看了王真一眼,“但是现在长大了,遇到问题了,有没有因为长大了就变好?他们教育我们,却缺少帮助和引导我们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实操方法,非得让现实替我们补课,这不是不好的后果是什么?”

艾琳娜这句话就像一根尖长的针,把王真这个皮球给戳漏气了,她蔫蔫的歪头靠在车门上,脑袋随着路面颠簸程度,一下一下撞击。该死的,这话真是击中要害,有太多的事情不会因为长大就变好,小时候总想快快长大,真正长大了,又总想回到小时候。

“可你儿子还小,你这么对他,不残忍吗?”

“让他从小就学会面对现实是残忍?”艾琳娜说,“让他将来被现实**才是。”

“那也不用现在就开始逼他,那么小的孩子,得多痛苦。”

“我现在不逼他七十二变,将来谁帮他挡八十一难?”

长路漫漫,闲着无事,王真将母上塞的零食包打开,翻找想吃的东西,却在最底下一层翻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这什么……”无意识的将信封打开,里面是厚厚一叠百元钞票,王真拿着钱,愣住了。

塞东西给她的时候,母上大人没敢看她的眼睛,只不住叮嘱:“好好保重,注意身体,经常给我和你爸打电话,三十好几的人了,别老像个长不大的傻孩子,多为自己的事情操操心,你没有个好归宿,妈妈就是走了也闭不上眼——”

听的时候嫌烦,跟妈妈呛声,此刻王真双手捏着一叠钱,强忍眼泪,嘴巴里还故作轻松的调侃:“真是的,我们家胡老师,这肯定是没收的我爸私房钱。”

艾琳娜扫一眼:“你爸的私房钱全都是连号的?”

失业之后,她回家都没有给父母买东西,人也蔫头巴脑的,每天都在努力不被家人看出来,可还是被看穿。或许爸妈不知道她成了无业人员,但却知道她没钱。王真想了想,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刚工作的时候,第一个月的薪水,她给妈妈买了一件上海旗袍,第一次涨工资的时候,给爸爸买了他喜欢的钓鱼竿,第一个新年从上海回来,她装了整整一大包城隍庙小吃,家里亲戚人人有份,人人夸赞她孝顺懂事,此后每年回家她都会带礼物,唯独这个春节,就送了一家一份她工作的报社发的台历,还是报社倒闭纪念品。她是七情上脸的人,心里有事,涂多厚的妆都盖不住。可是爸妈什么都没说没问,除了催她找对象结婚,真的再没给过她任何别的压力。

王真偷偷抹了下眼,转脸就带着笑说:“还是爸妈最好了,别人都只想锦上添花,只有爹妈才会雪中送炭。”

“你倒是挺心安理得的。”

王真把钱贴在心口说:“这就是爸妈对我深厚的爱呀。”

艾琳娜轻哼,“你真是应该庆幸,你爸妈有退休金,老年生活有保障,不需要你赡养,身体也还算健康,还有余钱贴补你,还能让你啃啃老,但不是谁都能有这样的条件,爸妈永远给你托着底,所以你直到现在也没长大,他们为什么死命逼你结婚?因为他们还会继续衰老下去,到时候就剩你一人,你有自信能够仅凭一己之力,对抗所有人生中需要面对解决的难题吗?别看你整天咋咋呼呼,其实最怂的就是你。”

王真吸着鼻子道:“所以你结婚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个战友?”

艾琳娜被她气笑了。“真不知道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就是欠被生活毒打,才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两人再无交谈,艾琳娜专心开车,从城市穿过,驶上高速公路,王真因为早起,这会儿又犯困,她一坐车就爱睡觉,小时候每次坐车都要趴在妈妈怀里睡,在宽敞的座椅中寻到最舒适的位置,侧着身子,竟然睡着了,艾琳娜看着没心没肺的王真,只能摇头。下午的时候,艾琳娜在服务区做了简短的休息,吃了点热乎东西,跟曹宁打了通电话,接着继续开往上海。到了浙江地界,返程的车辆越来越多,难免会有一些事故发生,她们的车速减了下来,走走停停,一直耽误到半夜才进入上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