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4章 谁成为了谁 上

发布:2020/7/10 10:51:07

加入书架

临近春节,路上的车少了许多,一路吊儿郎当的走到大门口,鼓着一双失神的眼睛,了无生趣盯着大马路,只剩一个空壳,早已魂游天际。一辆加长型行政版黑色轿车,像一只盔甲猎豹,无声无息停在王真旁边。

车门打开,先露出一只红底鞋,鞋子看上去很贵,继而是一个显得更贵的身影,全套香奈儿套装外面披一件长款皮草大衣,肩膀处搭着精心打理过的栗色卷发,一只手上戴着闪亮的钻戒,还提着Gucci鳄鱼皮包,人还未从车门里完全出来,迪奥真我的香水味已经扑面袭来。王真深深嗅一口,跟她在淮海路久光百货专柜闻到的一样,普通的一瓶1570,限量版5万5。广告片拍的金光璀璨,前同事吴双双嫁人前拉着她一起去买,她吸一口,闻到有钱真好的味道。

这车和这车里出来的人,吸引了家属院大门口嗑瓜子闲聊,打扑克等一干群众的注意,有些人凑过去,想看看这是哪来的富贵人物。

皮草大衣终于从车里下来,露出真容,王真瞅着那人,有很熟悉的陌生感。

“小艾?艾小琳?”

皮草大衣缓缓抬眼,精雕细刻的眉眼。好看的皮囊,往往需要金钱养护,两个时隔多年,许久不见的儿时伙伴,四目相接的刹那,王真脱口而出:“艾、真的是你吗?你整容啦?”

皮草大衣狠狠白了王真一眼,给她一个软钉子碰。“叫我艾琳娜。真真,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嘴还是那么欠。”她是从来不肯吃亏的主儿,立刻便要反击回去。

王真瞪着眼睛,锲而不舍:“你到底是不是整容了?”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倒是你,隔老远我就在车上看见你,还以为谁家捂豆子的酱缸怎么堵大门口了,离近了才发现是个人,你怎么跟走失智障儿童似的?”皮草大衣反唇相讥,嘴巴毒辣的功力更胜当年。

豪车玻璃镜子似的照出王真模样,裹着过于宽大的灰色棉外套,鼓鼓囊囊,像裹着一床棉被,脚下一双UGG的雪地靴,成了没有腿的霍比特人,呆滞无神的样子,果然像极了大号智障儿童。

“艾、你这变化也太大了。”王真被损精神了,围着皮草大衣转一圈,“跟变性了似的,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咱们一道去公共厕所,看厕所的阿姨非说你是个男的,不让你进女厕所。”

在王真的记忆里,艾小琳是一个皮肤发黄,干巴瘦的姑娘,常年二男头,穿厂里发的大汗衫,大一号的校服,身体发育也比较晚,时常被人误会是个男孩。现如今,她俏生生立在眼前,锦衣华服,端得是一股华贵风,穿着貂,挎着包,不像回家过年的,倒像是来买地皮的女大款。

皮草大衣嘴角一扯:“我记得小时候看《西游记》,你在床上模仿孙悟空翻筋斗,一头扎进你奶奶的痰盂里拔不出来了,你妈说以后你都得顶着痰盂去上学,从此要做铁面人。”

王真眯眼,朝前踏出一步,眼里杀气弥漫。“我还记得,你为了做鸡毛毽子,把前楼邓莎奶奶养的大公鸡拔了毛,天天放学回家被鸡追着啄。”

皮草大衣纹丝不动,波澜不兴:“我也还记得,每次体育课上跳鞍马,你都是骑在上面下不来的那一个。”

王真缓缓伸出双手,热泪盈眶:“同志,原来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是敌人假扮成你的身份,我刚才只是在验明你的正身。”

从小到大的伙伴,彼此之间的糗事,只有对方才知晓,一见面就互揭老底。

皮草大衣一把打开她的手。“玩够了没有?来啊,互相伤害啊。”

王真猛扑上去一个熊抱。“小艾,真的是你回来了,十几年了,你一走连个音讯都不留,结婚生娃都不说一声,你太狠了!”

艾琳娜被撞的连退几步,抵在车门上,终于还是轻叹一声,伸出一只手拍了拍王真的后背。

驾驶座处的车门打开,从里面钻出来一个穿着相貌皆普通的男人,有些斯文的样子,冲王真客气的打招呼。“你好。”

“你好。”王真礼貌回应,转头就对艾小琳小声道:“艾、这谁呀,你司机啊?可以呀你,都有专用司机了,你是发了,还是嫁大款了?”

“Alina,艾琳娜,别让我再说一遍。”

曾经的艾小琳,如今改名艾琳娜,从头到脚都是肉眼可见的大变化。艾琳娜深知王真说话不怎么过脑的毛病,不跟她计较,也不愿多搭理,只对男人发号施令:“Tim睡着了,你抱上他,车就先停大门口,反正一会儿还要开走,另外,我网上订购的新家电什么时候到?你跟厂家物流联系过了没有?今天要是送不到,明天可就除夕了,你盯紧一点,别让他们给我磨蹭到明年去了。”

“放心吧,物流的人已经给我发过信息确认地址,保证今天一定送货上门。”男人依言而行,从后面座位的儿童座椅中抱出一个熟睡的三岁小儿,穿着洋气的儿童羽绒服,戴着帽子,包裹的严实。他抱了孩子,又开后备箱,单手一样样从里面拎出大大小小的礼品盒子。

艾琳娜站着没动,眯眼打量久违的家属院,远处废弃的水塔和高耸的烟囱,地面有些坑洼不平,这里终于都要拆了,她终于可以跟自己的过去,过去的自己,彻底告别。远远地,她看到父亲从那条坡道上走来,腰背岣嵝,因为走得着急,那只没有手臂的袖筒来回甩动。艾琳娜不由心里一阵酸楚,想要上前,脚下却钉住。

“师傅,我来帮你。”见艾琳娜不管,那位司机师傅又要抱娃又提东西,王真主动上前帮忙。她拎起几个礼品袋,向司机师傅打探:“这是小艾的儿子吧?他爸咋没一起回来?”

孩子趴在男人肩膀上熟睡,他细致的用自己的围巾把孩子脸包了起来,闻言一愣,只是笑笑没回答。走了两步,看到瘦弱的老人,快步迎上前去。“爸,您怎么出来了,在家里等我们就好,外面风大。”

王真提着琳琅货品,傻在人身后。头一回见面,她就自作主张把人家老公当成司机,真是太尴尬了。这时,身后大马路上传来喇叭声,众人回头,送货的物流车到了,满满一货车的新家电,因为家属院路窄,货柜车难以通行,就停在坡道下面,全靠人工抬。这一路抬上去,就像刻意的展示,就差上面挂大红花,一路敲锣打鼓了。

一水的新款智能家电,55寸高清超薄电视机,四门大冰箱,变频柜式空调,还一买就是俩,如今的艾小琳有钱任性。

“买这些家电干什么?家里有冰箱,有电视,你舅舅的旧空调给了咱家,我看了,还是好好的,你这孩子,你买也先跟我和你妈说一声啊。”

“说了你们让我买吗?”

老父亲一辈子秉持勤俭朴素的美德,一个打火机都恨不得要用一辈子,艾琳娜指挥着厂家工人抬着东西往家送,沿路收获不少艳羡和夸赞。她家的大门开着,老母亲站在门口,看着人往家里抬这些高级玩意儿,一脸的蒙。“这房子都要拆了,你现在买这么多新家电,回头不还得搬走?就这些东西,家里也没地方搁啊?你这不是乱花钱吗!”

老式的家属楼,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每家每户面积有限,家具一放,剩余空间不过盈尺,人一多都没地方站。工人们抬着东西,都看艾琳娜,艾琳娜走进家门,顿时觉得连呼吸都不顺畅了。家里的摆设还跟她儿时几乎一模一样,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一年一个样,只有这里原封不动。沙发和柜子听说是父母结婚时请木匠打的,一台老式的缝纫机,平时不用就当桌子,小时候她每天趴在上面写作业,客厅角落里的绿色小冰箱,是十几年前,父亲从旧家电修理铺低价买回来的,每到半夜嗡嗡响,电视机前面鼓后面突,也快二十年高龄了,舅舅家淘汰的空调机,艾琳娜看到了,白色空调早成了黄色的,卖破烂都卖不了几个钱。

家的样子没变,变的是父母的样子,他们都老了。艾琳娜觉得自己做的很正确,买东西这种事情,尤其是买贵的东西,千万不能提前问父母,以他们那一辈的老观念,东西要修修补补过一生的,在父母那一辈的心里,不存在什么迭代更换。但她疏忽的是比记忆中还要逼仄的空间,还有老化的线路。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公众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